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clarknational.com/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重生未婚夫黑化前,做他的白月光免費閱讀 第10章_伊潤小說
◈ 第9章

第10章

這一個月,武安侯府似乎沒有什麼動靜,但顧箏不敢掉以輕心。

萬一其中有她不知道的原由,放鬆警惕反使穆家遭人暗害,她這一番辛苦便是白費了。

看着廚娘調味做菜,穆雲煙在一旁學得認真,切菜、做菜,就連顛勺都像模像樣。

顧箏在感到欣慰的同時,卻也覺得有些心酸。

原本顧夫人還想送兩個丫環婆子到穆家來侍候,卻被穆夫人婉拒。

只道如今家中光景不適合再僱傭奴僕,以免落人口實,再起波瀾。

顧夫人一想也是這個道理,便歇了這個心思。

想着顧箏出嫁的時候再備些人手。

不讓穆家養家僕,出嫁女用娘家帶來的人,應該沒有誰說道了吧。

「箏姐姐快來,嘗嘗我做的蘆筍炒蛋。」

穆雲煙興沖沖地將一盤菜端到顧箏跟前。

蘆筍碧綠,雞蛋金黃,顏色混在一起倒很是喜人。

顧箏笑着夾了一口放進嘴裏,但下一刻,卻是神情微妙。

她又接連嘗了好幾樣菜,有廚娘炒的,也有顧箏做的,但無一例外都一樣。

顧箏微微沉了臉色,擱下筷子,又將嘴裏的菜吐了出來,還用清水漱了口。

「怎麼了箏姐姐,難道不好吃?」

穆雲煙在一旁看着,不由苦了臉。

她原本對自己的廚藝有幾分自信,畢竟已經做了幾個月。

她與穆夫人輪流下廚,有時候她做的比母親做的都還好吃呢。

「不是,是今日的食材有些不新鮮。」

顧箏笑着寬慰穆雲煙,又對廚娘使眼色,「去錦雲樓訂一桌菜送來。」

「……是。」

廚娘欲言又止,今日的菜可是她一早去採買的。

但見顧箏對她微微頷首,廚娘還是領命去了。

「不應該啊,剛才洗菜的時候,我還覺得挺新鮮的。」

穆雲煙還是一臉不敢相信,拿起筷子就要自己試菜。

顧箏卻搶先按住了她肩膀,「今日不吃這些,我讓翠喜陪你盪鞦韆,她力氣可大了,保管讓你飛得更高。」

穆雲煙孩子心性,被顧箏一哄就跑出去玩了。

本就是愛玩的年紀,若是沒有家務事她也樂得清閑。

等着廚房裡沒人了,顧箏才開始一一檢查這裡的東西。

菜是他們府上的人採買的,應該沒有問題。

那麼問題出在哪裡?

是那些調料上,還是鍋和勺?

說來也是巧,上輩子顧箏無意間救過一位啞巴姑娘,那姑娘在羅府住過數年,幫她躲過了後宅無數陰毒陷害。

啞巴姑娘有一手出神入化的醫術,只是被救時中毒已深,無葯可醫。

「醫者不自醫。」

啞巴姑娘臨死前都沒有透露自己的名字,只在顧箏掌心寫下這幾個字。

還把一身醫術都傳給了她,留給了她一本古籍醫典。

啞巴姑娘去世後,顧箏找了一處清凈的山地將她安葬。

自此後,顧箏也開始研習醫書,更是將那本古籍醫典爛熟於心。

可惜她空有一身醫術,卻困於後宅難施抱負,直到被一場大火給燒死。

想到上輩子的種種,顧箏握住鐵勺的手微微一緊。

忽聽到身後響起一道疑惑的男聲,「阿箏,怎麼了?」

顧箏驀然轉身,就瞧見了出現在廚房門後的穆雲峰。

少年單薄消瘦,一張俊臉似隱隱泛着病態的青灰色。

顧箏似想到了什麼,頓時瞳孔一縮。

為什麼隔了那麼久,穆雲峰的雙腿仍然沒有起色?

他又是在哪一年得遇名醫才治好了腿疾?

其中又經歷了什麼艱辛,她根本無從知曉。

顧夫人心急,之後還請了幾位大夫來細細瞧過。

穆雲峰斷掉的腿骨已經接好,傷了的筋脈卻無法復原,所以才會被判定終生困於輪椅上。

但如果不是傷,而是毒呢?

就像剛才她嘗菜時試出的那一點點毒性。

若不是她曾嘗遍百毒,也不能夠確定,只是小小的一點,但日積月累,卻能殺人於無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