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墜追第1章 思華年在線免費閱讀

虐攻 追夫火葬場 病弱

可能對受控不太友好,接受不了可以先跑路

第一次寫原創,輕點罵(我先磕一個)

無任何醫理,全部胡編亂造 6k+

成熟沉默年上攻 X 傲嬌風流小狗受

余辭 X 宋弦

「怎麼,宋大少爺,還不捨得讓我們見見余哥啊?」

宋弦仰頭喝完一杯酒

「行,今天我就把你們余哥叫來,讓你們見見」

宋弦在身上摸了好一會兒才找到手機,解鎖之後又想了想才把電話打出去

「阿弦,有什麼事情嗎?」

電話接起來的那麼快是宋弦沒想到的,他以為宋弦還在飛機上,所以才打的電話

「給你發個地址,你來一下,我介紹我朋友給你認識」

余辭一時間沒有答話,宋弦耐心也不多,原本就沒想着能打通電話,幾杯酒下肚更顯得有些煩躁

「你要是不來就…」

「那你發給我吧,我現在去」

余辭是想拒絕的,出差的一周時間裏幾乎每天都在喝酒應酬,正經吃飯的次數屈指可數,雖然有些不舒服,但想着是老毛病了,也就沒當回事兒

變故就發生在剛上飛機沒多久,胃像在宣洩這些天的不滿一樣,吞一口口水都好像用鈍刀片反覆凌遲,一下一下的刺激着余辭不斷的用力喘氣和咳嗽,直到咳出來一點點血

余辭知道大概是胃出血了,還好量不多,以前也不是沒發生過這種狀況,下飛機之後去醫院看一看就好

剛坐上的士,宋弦就打來電話說介紹朋友

想要拒絕,但是又下意識的答應,面對小男友的要求,他一向是有求必應的

余辭一進酒吧就看到宋弦坐在卡座上,細長的手指拿着酒杯,抬手一飲而盡,一滴酒順着嘴角、喉嚨、脖頸滑下來,襯的宋弦那樣的漂亮和高貴

余辭忽然在想,宋弦會不會後悔與他結婚的決定,結婚是不是禁錮了宋弦享受這些美好事物的自由

宋弦早就看到余辭了,余辭在店外停車的時候就看到了

外面一直在淅淅瀝瀝的下雨,不是很大,霧蒙蒙的雨落在余辭的大衣上,憑添了一抹朦朧感,宋弦在心裏嘀咕,明明後備箱有雨傘為什麼不撐起來一把

他總是覺得余辭是老古板,穿的古板,做事古板,說話古板,各方面都很古板

可能是今天見了太多想貼過來的歪瓜裂棗,再仔細一看穿着大衣和三件套的余辭真的很好看

宋弦還在發愣,余辭就走過來了,笑着向他的朋友打招呼握手

莫名其妙的煩躁感又上來了,他見過余辭很多樣子,這樣的余辭他沒見過

不像與其他老總談生意那樣嚴肅和謹慎,不像和宋弦平常說話那樣話里話外透着討好和妥協的意味

與朋友打招呼的余辭帶着他這個年齡段獨有的味道,儒雅隨和,進退自如,還有些長輩看向晚輩慈愛

坐在宋弦身邊的朋友小聲的和宋弦說:「還是你小子眼光好」

宋弦沒回答,目光落在余辭身上,隨後推給余辭一杯酒

余辭沒說什麼,絲毫不顧及即將撐不下去的胃

「第一次見阿弦的朋友,出差剛回來有些匆忙,沒給大家帶什麼禮物,這杯就當我賠罪」

說完就仰頭喝下去

見效很快,胃再一次不爭氣的疼了起來,比在飛機上還要嚴重,那裡像是被人打了無數拳,余辭真的很想躺在地上,拿個酒瓶死死抵住胃,讓它聽話一點,別在這時候搗亂

「余哥客氣,我們就是開玩笑,想着沒見過余哥,不知道你才下飛機,是我們沒考慮好」

朋友看余辭和宋弦兩人一句交流也沒有,想着打圓場,努力找補找補

「沒事,我很少參加過這樣的場合,也是來見識見識…」

「喝多了,有點頭疼,走吧」

宋弦催促的聲音不合時宜的響起,氣氛更加尷尬

「好,那就走吧」

余辭撐着桌子站起來,差點沒站穩倒下去

還好旁邊的一個人速度快,拽住了余辭

「不好意思,剛下飛機有點頭暈,沒站穩」

「余哥客氣了」

「還走不走啊?」

宋弦說完沒等余辭,大步走出了酒吧,自然也沒看到沒了燈光照耀下余辭慘白的臉色

「阿弦!」

余辭沒力氣快步走過去了,只能加大音量喊住不知道為什麼生氣的宋弦

突然加大的音量沒比快步走過去好多少,只會讓他吸入更多的冷空氣,現在不僅僅是胃難受,胸口那塊也開始泛起密密麻麻像針扎一樣的痛

「怎麼了?」

宋弦停下等着余辭走過來,這才注意到他慘白的臉,毫無血色的嘴唇,頭上好像還有冷汗

「我剛才叫了代駕,咱倆都喝酒了,不能開車」

「你不舒服嗎?」

余辭沒想到他會這麼問,下意識的想挺起腰表示沒事,不經意間的牽動到快要破碎的胃,又把腰微微彎下去一點

「沒事,有點胃疼,回家吃點葯就好」

宋弦聽他這樣說,也沒多想,剛巧代駕也來了,不舒服的話題也就沒繼續說下去

坐在車上的余辭更不舒服,汽油味好像放大了無數倍,一個勁的往鼻子裏面鑽,他不想在這時候停車在路邊吐出來,不然顯得多沒有本事一樣,一杯酒就吐太損害形象了

胃好像比剛才更疼了,余辭縮在座椅的一角,用大衣擋住手,死死的抵住胃部,想着這樣能緩解一下疼痛,可是並沒有,胃還是很痛,痛的余辭想要呼出聲來

偷偷的看了一眼坐在前面的宋弦,正閉目養神

余辭想想還是算了,還是別發出奇怪的聲音了,免得跟惹人生氣

到家之後,兩人還是沒說什麼話,各自進了各自的卧室,對啊,兩人結婚半年了,卻還是井水不犯河水

進卧室之前余辭問宋弦要不要喝一杯牛奶,比較容易入睡,宋弦沒回答就關上了卧室門

余辭只當他是在耍小孩子脾氣

可能今天在他朋友面前有些丟人吧,也是,怎麼會不丟人,剛下飛機,什麼都沒來得及收拾,頭髮亂糟糟的一團,衣服上也有褶皺,回房間照照鏡子,臉色難看的更是別提

余辭在心裏默默念叨,看來以後還是少去他們年輕人的聚會吧,省的讓人不開心

吃過葯之後,疼痛也沒有緩解多少,嘔吐的衝動的慾望越發強烈,反胃感快要把人折磨瘋了

余辭拖鞋都沒來得及穿就衝進了廁所,像是要把身體里的器官也吐出來一樣,最後也沒吐出來什麼,吐出來的只有剛喝下去的那杯酒夾雜着幾綹鮮紅的血液

也不管地板上有水沒水,余辭已經沒力氣站起來走出廁所了,只能在冰涼的地板上坐下,刺激的胃又是一陣抽痛

過了大概十分鐘,疼痛終於消下去了一點點,余辭踉踉蹌蹌的走到床邊,把整個身子都埋進被子里,迷迷糊糊的不知道是睡了過去還是疼暈了過去

按照往常余辭起床會比宋弦要早一點,因為他要準備好兩人的早餐

今天宋弦洗漱都已經完成了也沒見余辭從房間里出來,又想到昨天余辭那麼難看的臉色,不免有些擔心,剛準備敲門,房間門就開了

「抱歉,有些起晚了,早餐大概是來不及準備了,我剛才點了外賣,應該還有5分鐘送到」

余辭費勁全身力氣才說完這段話,一時間竟然有些缺氧,眼前發黑

「你看起來狀態很不好」

「可能是時差沒倒過來,我今天不去公司,早餐到了你吃吧,我回去接着睡了」

「哦」

宋弦是想在家的,畢竟昨天是他把人拽過去喝酒,如果不是那杯就可能他也不會難受成這樣

剛想拿出手機和助理說一聲今天不去了,助理就把電話打過來了

「宋總,合同出了點問題,可能需要您過來看一下」

「直接發給我,我今天有其他的事,不去公司了」

「宋總」

助理突然壓低聲音,像是匆匆忙忙跑出去一樣

「您還是過來一趟吧,其他的幾位董事要見您,這次合同出問題,幾位董事…」

宋弦氣的要發瘋,恨不得把手機捏碎

那幾位董事平時就喜歡挑刺,不出錯的時候還好等着簽好合同分錢,出錯了就出來陰陽怪氣,冷嘲熱諷

「知道了,我馬上去」

余辭剛關上門就走不動了,整個身體背靠着門滑下去,自然也就聽到了宋弦和助理的對話

聽到關門的聲音,確定宋弦走了之後,余辭才費勁的起來,看時間還充足,宋弦應該可以應付一會兒,決定先去一趟醫院再去宋弦公司看看

經過一天晚上的折磨,明明很容易的動作,此時卻顯得格外的艱難,余辭摸索半天才站起來,勉強收拾好才出門

車大概是開不成了,他可不想半路疼痛難忍出車禍死在路邊,於是就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