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clarknational.com/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師門人均顯眼包,四師姐她賽天高 師門人均顯眼包,四師姐她賽天高第10章 主打的就是同歸於盡在線免費閱讀_伊潤小說
◈ 師門人均顯眼包,四師姐她賽天高第9章 你一定會被打死的在線免費閱讀

師門人均顯眼包,四師姐她賽天高第10章 主打的就是同歸於盡在線免費閱讀

要說能夠成為親傳弟子的,都是十幾歲的年紀便早早築基。

比如萊莘現在是築基五層。

樓玉台築基七層。

萊莘的實力在一眾親傳中不算高,但怎麼著也比外面的人天賦要高吧?

奈何人家天賦不夠,年齡來湊。

鍊氣、築基、金丹、元嬰、化神……

每一個等級又分為一到九層,九層之上,還有一層巔峰,這時便是無限接近於後一個等級。

然而有些人終其一生也無法再進一步。

很不巧,面前兩個拔刀的,是築基巔峰。

平常人或許幾十年甚至一輩子都達不到金丹,但萊莘和樓玉台不是金丹。

「形勢比人強,咱們打不過~嘰!」

一片沉默中,嘔啞嘲哳的粗糲鳥叫冒出頭來。

旺財的「聰慧」是刻在骨子裡的,比如在給它主人找死這方面,從來都天賦異稟。

「嘰嘰嘰嘰嘰~莫欺少年窮!」

看萊莘兩人態度良好正準備收刀的衙役:「……」

這麼拽?

沒給兩位大哥翻臉的機會,萊莘一逼兜扇在鳥頭上,以迅雷不及掩耳之速手動閉麥。

捏住鳥嘴。

同時另一手按住樓玉台腦袋往下使力:「不打不打!」

行走江湖要懂得低頭。

「沒欺沒欺!」樓玉台梗着脖子自覺順着萊莘的話接。

「對不起對不起……」對視一眼,兩人齊齊鞠躬。
???

一套連招嚇得對面滿臉尷尬,語氣都開始透着股拘束起來:「倒也……不用這樣……就是那個有點事……」

一通解釋,萊莘才了解來龍去脈。

原來是買了三面起陣旗的散修回去想結個聚靈陣,本想剛好試試買來的輔助道具,畢竟眾所周知現場起陣不光需要看方位講究天時地利,還特別消耗修士靈力,所以陣修們通常會提前在適宜的器物上鐫刻陣法銘文,以便隨時起陣。

奈何陣是起了,但爆炸了!

氣得這散修轉頭衝進隔壁「修仙集市管理衙門」。

以「貨不對板」、「虛假售賣」擊鼓鳴冤。

萊莘聽懂了,並腆着臉看向始終一言不發被炸黑臉的散修,由衷感嘆到命運對自己的不公:「萊莘!你竟比我想像的還要廢!」

「四師姐,不至於吧……咋狠起來自己都罵呢?」

樓玉台滿眼擔憂,想要盡一下師姐弟情幫忙付個賠償,一摸才想起來沒有靈石。

最後還是萊莘把沒摸熱乎的靈石退還,賠上賣蠱蟲的幾塊,並繼續倒貼幾塊才完結這件事。

一通東奔西跑,兩眼相顧無言。

良久……

「四師姐,底線還在嗎?」那九塊九……

……

萊莘沉默地領着樓玉台來到一家店鋪,掏出唯一剩的上品靈石瀟洒扔上櫃檯:「麻煩兌換成中品的,謝謝。」

兌率一比一百,扣除手續費還有一大堆。

她這時才滿意地轉頭,回答:「還在。」

樓玉台:???

底線還能這麼玩兒???

「人要懂得取悅自己。」萊莘一臉高深莫測,搖頭晃腦間和剛認識的跑路搭子兼小師弟徒然對上眼……

在一種王八眼對綠豆的荒謬感襲來之前,她趕緊停止搖晃。

……差點把腦子裡的水撒完。

悄咪咪感受了下,還好還好,腦子沒空。

就在這時,樓玉台腰間別的環佩輕微閃動了一下,他默念幾息,只見一道飄渺白氣像有生命般流入他腦海,隨後他默默看向萊莘。

「請開始你的表演。」

作為善解人意的師姐,看到師弟似乎有話想說的時候,自然是大方鼓勵文明支持,絕對不會說諸如……

「月考成績出來了。」

「還有……」

萊莘目光炯炯,語氣平靜:「放。」

說到一半的樓玉台摸了把發涼的後脖頸,轉頭覷了眼四周一片安寧,旁邊的四師姐也是言笑盈盈示意他繼續,涼氣哪來的?

「還有就是,明天有早課,咱們該回去了。」

樓玉台老老實實一點點通讀學院群發的消息,誰讓他四師姐一看就是沒帶統一下發的玉佩的樣子。

回到菁華院天色漸晚,西邊的霞光跳躍着散盡最後一抔華光,才醉醺醺沉入海底。

而有些東西的光芒,是不受時間影響的。

比如演武場外那四塊「天」、「地」、「玄」、「黃」榜。

其實相對於整個學院成百上千的學生而言,能出現在榜上已經是燒了高香的榮耀,畢竟每榜只容十人,照「天地玄黃」的次序,榜上就是整個學院前四十的存在。

但這些人中不包含親傳弟子。

尤其是五大宗的親傳。

親傳出現在天榜是應該的,地榜勉勉強強,若在玄榜就要努力了,否則掉到黃榜丟人現眼吧……

迎着小師弟欲言又止的眼神,萊莘拍了拍他肩膀,瀟洒地一哂:「放心吧,這次我不在黃榜。」

說完背着手,老領導般遁回院子。

果然沒在黃榜看到四師姐的名字,又滿臉習慣成自然到淡定無視自己掛在天榜的名字,樓玉台視線不經意間掠過剩下幾榜,心頭倏忽划過一絲違和。

抬眼迴轉,他緩慢地、一字一頓地再次看過四個榜——

沉默,是今晚的樓玉台……

良久,演武場中終於飄過一句顫音。

「……沒、沒上榜?!」

聲音的確顫抖,細聽之下還帶着絲無助。

有時候,一個人看榜的確蠻無助。

他腦海中不由回蕩着他四師姐瀟洒的哂笑——

「放心吧,這次我不在黃榜。」

「……」

放心不了,真的放心不了。

「師姐,你一定會被諸長老打死的……」

夜風中,天榜第一「樓玉台」的名字高高掛起,榜下一少年蕭瑟孤立,桃花眼不笑自含情,是青蔥美少年的長相。

忽浮雲遮月,露出一抹陰鬱。

……

萊莘回到院子。

連灌幾口水後,終於騰出手來揪住泄憤般啄她手指抓她手腕的綠毛鸚鵡。

「我說,意思一下夠了唄。」

捏了個嘴,記恨一下午,鸚鵡這種寵物,沒點情商供過幾個祖宗還真養不好。

「旺財寶貝~好漂釀哦哎呀怎麼咬這麼輕沒吃飯嗎~~真可愛~小東西~~」

她屈尊降貴配合一下好了。

沒想到,手上的按摩還真停了,鳥頭一歪,圓溜溜的眼睛眨巴眨巴,彷彿在仔細思考萊莘話中的褒貶。

與此同時,一本古樸中流轉出歲月厚重洗禮的古籍出現在空氣中。

這種熟悉的劇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