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9

10

神秀也拿起筷子,先捻起一塊花菜放入嘴裏嘗了嘗。看來味道很不錯,他展顏笑笑,向秦麗,「辛苦你了,手藝很不錯。」

秦麗也大方,「立橫配的菜。」

神秀筷子也伸向魚,捻起一塊放到立橫碗里,「你也辛苦了。」

立橫放下筷子,就盯着碗,「介紹我呀。」脾氣鬧得,跟個孩子沒兩樣!

神秀貌似只得「豁哄」,眉眼帶笑看向程懿,「好,介紹介紹。程懿,這是我夫人立橫,這位是她朋友秦麗。」

程懿還真「大方」,見立橫也沒看她,就掠過去,直接看向秦麗,微笑一點頭「你好。」

賤貨!秦麗心裏一罵,看來曉得隱神秀有老婆了,還這麼勾搭,還上門勾搭!秦麗面上輕彎唇,也沒特別回應,低頭吃碗里的魚了。

儘管神秀又往她碗里捻了幾次菜,可輕鬆談話的,都是對程懿;這個程懿也「真夠不要臉」,照樣與他往來如常。這樣,倒顯得一直不動筷子的立橫小家子氣了……

桌下,恨鐵不成鋼的秦麗踢了腳立橫,立橫這才動筷子。

就在秦麗暗罵這他媽是她此生吃得最窩火的一頓飯了,最扎心,還是她親手精心做的這好吃的一桌飯!

立橫終於又「幺蛾子」再爭氣一把!

她吃了幾口,

忽然如常抬頭,對對面許蘭,「媽,我這會兒現炒個番茄炒蛋你吃吧,你吵嚷好幾天了。」說著,也不容許蘭開口,她起身貌似特乖巧走去廚房。

許蘭特尷尬,人都站起來了,「這孩子……我哪吵嚷……有這大一桌菜了……」她到看着的是神秀,好像怕的是兒子……

神秀卻笑笑,向她又一比座位,「沒事,您坐,讓她做。」

秦麗還心想,好傢夥你個立橫,去做黑暗料理了是吧。對,毒死他們!

哪知,

不久,

立橫端出來好漂亮一盤子番茄炒蛋!

番茄的艷紅,與雞蛋的金黃,搭配得富貴又惹人垂涎!

她特別端到神秀與許蘭中間擱着,再雙手交疊放前站一旁,像個等待「打分」的學生,

「嘗嘗吧。」口氣又極清淡。

神秀真如品鑒的,舀了一小勺番茄汁濃郁的拌蛋——只從他嘴角微彎都看得出,一定還不錯!

立橫又看向許蘭,不得已,許蘭只得也舀起一小勺放入嘴裏——望向她,點點頭,「可以。」真跟打分似的。

秦麗實在好奇,她朝立橫招招,「給我也嘗嘗!」

立橫對她可興奮多了,用乾淨碗勺給她撈了一大勺,高興快步走到她跟前,「你嘗嘗,好吃死了,我都不相信這是我做的!」

秦麗嘗了一口,也點點頭,「好吃,就是有點偏甜了,你放糖了?」

「嗯,可沒放多少啊……」

秦麗曉得她那「甜口的重口味」也不多說了,她一個「廚房白痴」能上手做出這樣的味道已經十分難得了……

餘下,飯桌歸於平靜,神秀與程懿的話也少了,吃飯就吃飯。立橫更安靜,她啥也不吃,就懟着吃她自己做的番茄炒蛋了,拌飯吃了好大一碗呢。

……

外頭許蘭再怎麼款待程懿、她們也管不上了,廚房裡,她和秦麗邊洗碗收拾邊嘰嘰喳喳交談,她會做了一道番茄炒蛋,愣像鼓舞起無限的信心,不停跟秦麗討教其他一些菜的做法。

再等她們出來,程懿也走了,客廳安靜。秦麗也要離開了,立橫送她出去,

「今天實在感謝你,多虧有你在……」正送着,邊往外走,忽,望見神秀從樓上下來,穿戴整齊,似外出今晚也不回來了。

要平常,立橫管他,他去哪裡鬼混,死外頭都無所謂!

但今天他不能這麼就走,他答應過她……

立橫都顧不上招待秦麗,衝過去拉住神秀的胳膊氣沖沖,「你不能走!」

神秀就是低睨她死拽住他胳膊的手,「放開。」

立橫更不依不饒,「你今天不把東西留下休想踏出去一步!」

神秀看向她,「你朋友還在,她今天幫了你這大的忙,該有始有終,先送人離開。」

「不!你休想耍賴!不準走!」立橫嚷!

神秀忽然揚起手,胳膊肘狠勁把她推倒!

立橫且抵擋不住,跌倒在地上,但她真犟啊,立橫爬過去又死死抱住他腿,「你把東西給我!!」仰起頭嘶喊!

已經看傻的秦麗萬萬沒想到,隱神秀這樣狠得下心,他竟然一腳踢開立橫!……

「隱神秀!!你怎麼這樣!」秦麗跑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