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5

6

「這些菜全撤了,重新上,都上平常他吃過的。」程懿忽「一聲令下」,乖乖,這一大桌宴饗呀,全撤?關鍵這氣勢,活脫她才是這裡的主人!

這就是叫秦麗徹底扭轉對「隱主任」印象的一幕了,認定他不是個東西!

因為恰好此時她和立橫重返工作崗位,回到宴會廳門口待命,剛剛好,看到的就是這一幕!

簡直叫秦麗不齒到極點,

你是有婦之夫了啊,明知你老婆還在這裡工作,你再不喜歡她,再「貌合神離」在外頭鬼搞,這裡,也得避嫌呀!

他還真不要臉,

只見,此時,他完全不避嫌的,一手還扶住了程懿的腰間,只仰頭看着她,真「無比寵溺」,「好,你說怎麼辦就怎麼辦。」

一桌子價值萬把的飯菜,立即倒垃圾,全撤,全換!

而且這麼不環保,

真被秦麗深深不齒!

秦麗扭頭看她,面上還帶着「職業的微笑」,口氣卻咬牙切齒,「你這會兒怎麼孬了?上去撕他呀!」

哪知,「該死的立橫」這時候真不知道「該不該死」了,

她兩手放前交疊,規矩又優美的「職業儀態」,目視前方,也眼若無物,卻說了句叫秦麗都想當眾揍她的話,「這種畜生,我才不臟我的手呢。」

那,剛才你「手刃」他的,是豬手?

……

「隱主任,我們這次下來審計也是例行,您別見怪。」檢查組老大舉杯笑意滿滿。

這個隱神秀啊……也莫笑話即使他們是小都來的,都得讓他三分。除了他跟程懿「老交情」的這一面,本身,隱神秀這人就來頭複雜。

單提他從前身為俞青時的第一秘,結果,看那俞青時嘩啦啦高樓傾塌,他卻能全身而退……雖說退到的是這「弱小靈州」,但已是不可思議中的不可思議!想想當時隨着「俞青時的落馬」,簡直大都元氣大傷、秩序混亂,連帶着十二州動蕩,�孟寧傅廷修繁體��一年才漸漸緩過來……多少世家就此沒落,多少輝耀的人物黯淡而去,他,隱神秀,活着,還能偏安靈州一隅……怎麼就不是奇蹟!

「那是,我們靈州是弱地,翻捯個什麼都從咱們這裡開始。」果然不好對付,隱主任手指撥弄酒杯,垂眸微笑。看似平易,實際直言不諱。

天朝十二州,分東中西,

靈、計、翊、良西部四州,歸小都所在的良州轄制。

青、豐、旭、玢中部四州,歸中都所在的青州管列。

詠、迎、成、華東部四州,歸滿都所在的成州管轄。

其中天朝中陽大都在華州,由此東部四州最強大!

神秀肯定說得沒錯,像這種州際級別的審計從來不會從強部大州開始,一定是揀像靈、玢、翊這樣的偏弱小州先下手;有時候根本就掠過大州不審!——跟柿子撿軟的捏一個道理。

老大沒想到隱神秀也不客氣客氣,直白這一說,笑容有些尬,看向程懿,

已坐在隱神秀身旁的程懿,到自然,她也是右腿壓左腿坐着,一手搭在膝蓋上,一手交疊放上懸空,指尖摩挲。略嬌俏歪頭看向神秀,「你也放心,我們來就是走過場,不為難你。」

神秀這時扭頭看她,手指挪挪酒杯,卻是笑着說,「別,該公事公辦的就公事公辦,話剛兒是那麼說,我一定還是鼎力配合。」說著,拿起酒杯,再看向老大、老二,一敬,特瀟洒地一飲而盡。

老大老二又笑容擴大,看程懿笑得更甜,二人心上有數得很,看程懿和他眉來眼去的,擺明這難纏的隱神秀單給的就是程懿的面子!

「靈州這次與翊州爭辦空運會,我看有隱主任坐鎮,一定馬到成功!」老二舉杯,

神秀這次給面也舉起杯,「借您吉言。」再只細抿一口,側面看他垂眸淺淺笑意的樣子,男人見了都心動,又玉潤懶媚……哎,隱神秀啊隱神秀,你是個怎樣的神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