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4

5

不過,又沒過多久,秦麗的想法再次改變:有這樣的老公「慣」也並非好事!

下來,秦麗還真按她老公說的話,給她弄了一壺蜂蜜紅茶。結果她覺得已經夠甜了,到立橫這裡,她還嫌不夠甜,「還不甜?我都齁死了!」立橫在她跟前可絲毫再沒戾氣,甚至蔫回去像個軟弱的老鼠——後頭秦麗會逐漸發現,除了對她老公、她婆家的一切,立橫簡直是個乖默內向的女孩兒,確實偶爾嬌氣些,但也特能忍。——「能再給些蜂蜜嗎,」膽小,又有教養。

只能再往裡添蜂蜜,天吶,秦麗看着都齁得嗓子眼不舒服,她卻終於滿意,咕嚕嚕全喝了,喝完還特滿足地一舔嘴角,微微笑,看着——蠻可愛……秦麗暗自揪自己一把,可愛個鬼!忘了剛才那個「惡魔」了?

接下來,立橫也向她坦白了,隱神秀確實是她老公,但是她與他結婚絕非她願意,實屬逼迫。立橫訴起苦來,特別惹人憐愛,她說除了隱神秀是個「人模狗樣的人渣」,他一家子都折磨她。她婆婆是個老古板知識分子,處處嫌棄她,逼迫她學這學那;她還有個難纏的小姑子,嘴巴十分惡毒,總拿眼角看她,貶低她,搞得她恨不得殺了他全家……

秦麗當家常聽着,當聽到她極端地不止一次說「殺他全家」,也不稀奇,因為一來立橫的語氣痛恨歸痛恨,卻又實屬絲毫辦法沒有,就跟那壓在五指山下的孫猴子,只圖嘴巴快活了;再,秦麗了解她,她確實「一無是處」,從工作表現就可以看出來撒,除了長相,跟「優秀的人」呆在一起是容易叫人瞧不起,秦麗自己何嘗又不是其中一個?所以,她能理解她婆家對她的態度。

只不過秦麗這會兒口直心快,她走去自己倒了杯清茶喝,再睇向立橫,「你也別怪她們說,那些你都會嗎,你會點煤氣爐子嗎,你會去銀行存錢**嗎,你認得清綠豆芽黃豆芽嗎。」

立橫張嘴又咬唇的,最後,「現在會了呀!」

「喲,那還不是被人逼成這樣的,沒人逼你你還是個廢物,所以也難怪別人瞧不起你,你自己不爭氣就得受着,只能自己變強你才有資格跟人理論……」秦麗說她,她倒也都聽着,偶爾又去舔那足夠齁甜的蜂蜜紅茶杯子。秦麗一把奪過來,「噁心。」她又傻笑,看着憨死。秦麗橫她,想,這就是不能完全討厭她的原因吧,立橫身上有股子常人無論如何學不來的「坦白乾凈」,直來直往地直擊人心!

她喝了甜死人的水,平靜下來,又能投入工作了。秦麗還擔心,揪住她「你別一會兒看見你老公又犯瘋。」她還正經一搖頭「不會了,今天我已經出氣了。」

可叫秦麗想不到的,接下來她是「平平靜靜不犯瘋」了,輪到秦麗實在「看不下去」了!看來立橫這點到真沒撒謊:她老公就是個「人模狗樣」的人渣!

……

神秀回到宴會廳來,饒是他處理得再好,還是叫人看得出臉上有紅印,不曉得幾多人關切,「隱主任這是怎麼了?」「沒事,我對辣椒醬有點過敏。」「啊,怎麼搞的,沒人注意這些嗎……」就要責備招待所這邊,曲新也忙走過來,「對不起對不起,我們已經十分留意……」看來是知曉他這個忌諱的,

「不要緊,今兒這裏面也沒多少辣菜,可能是某種調料……」神秀自是想趕緊掠過這茬兒,哪知,曲新都還沒說完歉意,走過來一人,那不隱藏的不悅,「你們這兒他也經常來宴客吧,怎麼他連哪種調料過敏都搞不清楚。」全場都看過來這邊,是那位美麗佳人另導哦……

佳人名程懿,是這次下來的檢查組三號人物。雖說是「老三」,可你看老大和老二的「謹怯」樣兒撒,一看她才是「真正的貴人」,得看她臉色行事咧。

程懿走來,這時候完全沒剛兒還和他「客套」的「生疏樣兒」了,兩手都捧着他下巴了,「叫我看看,怎麼過敏這麼厲害……」眉蹙得有多緊,就說明有多心疼!

「沒事,」神秀也大方,只是微笑,任她捧着。可知道么,得看傻多少人!知道「神秀的人」多,可這擺在檯面上來了,還是這麼個主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