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章

第2章

「奉天承運,皇帝詔曰:太醫院右院判端木鴻瀚欺上瞞下,謀害皇嗣,現革職抄家,家產充公,全家押入天牢等候發落……」

被人用軟轎抬着前來接旨的許箐,剛要進入前廳,就聽見一個尖細的聲音已經開始唱上了。

革職抄家?家產充公?押入大牢?等候發落?

我滴個天啦!

來到這裡三日,病懨懨的一天好日子還沒過上呢,就要下大牢了?

嚇得她身子一歪,直接從軟轎上滾了下來。

顧不上屁股疼,鉚足了勁兒連滾帶爬往那便宜父親端木鴻瀚的藏葯閣狂奔去。

許箐發誓,這是她兩輩子加起來奔跑速度最快的一次了。

抬軟轎的小廝也傻眼兒了,剛剛還病得連床都起不來的三公子,怎麼突然就健步如飛了?

三公子這是要逃命去?不管了,那就趕緊跟上一起逃吧!

跑到藏葯閣,許箐差點兒斷了氣。

深呼吸兩口把氣兒給續上,轉身將木門反鎖,走到閣樓的頂裏面。

右手一揮,一塊60英寸的淡藍色電子光屏憑空出現。

她快速的點了兩下,然後搬起架子上的瓶瓶罐罐以及各種錦盒,一股腦的往光屏里丟。

許箐知道,端木家最值錢的東西不在倉庫也不在賬房,而是在這藏葯閣里。

特別是閣樓的最深處,可以說是端木家幾代人的心血。

與其便宜了皇帝老兒,那還不如給她換積分呢!

這個身子特別弱,又大病一場尚未痊癒,她咬牙提勁不停的搬,不停的丟,光屏右下角的積分增長速度快得令人眼花繚亂。

直到用盡最後一絲力氣,她身子晃了兩下,眼前一黑倒地不起,光屏電波閃了兩下,也跟着消失不見了。

與此同時,宣讀聖旨的大太監也帶着一群小太監來到了藏葯閣外面。

翹着蘭花指的爪子一揮:「給我把門撞開,搜,一根草藥葉子也不能留下!」

一群人猶如鬼子進村般的大掃蕩,瞬間就把端木家翻了個底朝天,所有值錢的不值錢的,都給搜了出來。

「稟蘇公公,在藏葯閣的最裏面,發現了暈倒的端木三公子。」一個小太監來報。

蘇公公的腫泡眼兒往裡看了一眼:「讓他家家僕抬着,一起送進牢里切。」

說著,一臉嫌棄的看了端木鴻瀚一眼:「傳聞端木家是如何了得的醫藥世家,原來也不過如此嘛!」

本還想着帶來抄家的都是自己的徒子徒孫,肯定會孝敬自己幾顆百年老參,極品靈芝什麼的,結果乾兒子來報,藏葯閣里根本就沒什麼靈藥,一個都沒有。

啊呸,外強中乾,徒有其表的端木老狐狸,金玉其中,敗絮其外,氣死他了。

端木鴻瀚此刻一臉的灰敗,從入職太醫院,他一直中規中矩,沒想到最終端木家的百年基業毀於他手,全家人還受他牽連不得善終。

老天爺,你睜睜眼吧,哪怕是留我端木家一條血脈也好啊!

所有家產清點完畢,端木家人上了枷鎖鐐銬,家僕分男女各穿成一串兒,蘇公公柔軟而又粗壯的小手兒一揮:「走!」

曾經風光無限的端木院判府門口,擠滿了看熱鬧的群眾,指指點點一臉的惋惜,紛紛搖頭:好人沒好報啊!

街道的另一頭,也擠滿了看熱鬧的人。

今天是他們大乾王朝戰神王爺龍靖修凱旋的日子,護一方百姓安寧,保大乾國泰民安的大英雄,誰人不崇拜,誰人不敬愛?

據說,三皇子龍靖修十二歲隨舅父護國侯征戰北境,十四歲領兵殺敵,十六歲帶人潛入敵軍腹地生擒對方將領。

十七歲被聖上封為靖王,並任命為征西大將軍,同舅父秦良震一起遠征西疆,抵禦外敵,收復失地。

四年時間,靖王和護國候沒有辜負皇帝信任,沒有令大乾百姓失望,不僅將外敵趕回了他們的老家,還讓他們簽訂了永不來犯,並且年年給大乾上供的協議。

如此英勇的少年將軍,在民間傳得出神入化,被譽為:大乾戰神。

今日戰神歸來,百姓們幾乎是家家全員出動,早早的等在街道兩邊,要一睹戰神真容。

更是有無數的懷春少女,心跳如戰鼓,早早的佔據了最有利的位置,若是能得戰神將軍看上一眼,想必是能幸福得暈掉的吧?

那些世家女就更不用說,摩拳擦掌,覓如意郎君的時候到了,靖王正妃側妃之位也許輪不上,但侍妾姨娘,也是極好的啊!

翹首以盼,逐漸近了,終於來了,那為首的正是靖王龍靖修。

他一身銀色鎧甲,肩背挺直的騎在高頭大馬上,劍眉星目目不斜視,既有少年的不羈也不失將軍的威嚴。

進城一路走來,那凜然的氣勢以及俊美的五官,已經不知道令多少少女原地暈倒了。

人群中的歡呼聲,讚歎聲滔滔不絕。

與這邊的熱鬧相比,另一邊的百姓則是落寞與悲傷,端木院判全家入獄,以後窮苦人又少了一家可以問診取葯的醫館啊!

不知道是故意還是巧合,兩隊人馬居然在同一街道遇上了。

靖王抬手,身後的隊伍停了下來。

蘇公公一臉獻媚的迎上前去,袖子一拍,拂塵一甩,單膝一跪:「哎喲,老奴給靖王爺請安。」

靖王面無表情的問道:「發生何事?」

「這……回王爺,端木院判謀害了您的十五皇弟,聖上心痛萬分,讓老奴把這端木府給抄了。小皇子歸天,老奴也傷心過頭,忘了今兒個您凱旋歸來也走這條道兒。」

說著,蘇公公往自己臉上賞了兩個嘴巴子:「老奴疏忽,老奴疏忽,這就給靖王爺讓路,等回去之後再向聖上領罰。」

龍靖修心中冷笑:是疏忽?還是故意給的下馬威?

十五皇弟?父皇可真的是老當益壯啊!

這邊,蘇公公已經開始用鞭子驅趕着端木家的人給靖王讓道了。

端木鴻瀚背上吃了一倒鉤刺的鞭子,瞬間血肉模糊,他忍住劇痛趁身邊的太監不備,帶着鐐銬沖了出去,跪在靖王馬前:「求靖王開恩,收我三兒為仆,大恩大德,端木家永世銘記,來世再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