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不施粉黛的她在這樣的裝扮下顯得更加清純動人。
「哇宿主你可太會打扮了吧,肯定把男主迷得不要不要的。」
系統顛顛地圍着我轉來轉去,屏幕上的眼睛變成了兩個愛心,好像一個馬屁精。
我懶得理他,鏡子里的人眼神逐漸變得認真。
真正的戰役從此刻開始。
2「今天穿這麼保守,我差點沒認出來。」
季凜給我開門,一邊居高臨下地冷冷地評判。
「紅姐,他撒謊!
他看到你的第一眼,情緒都波動了!」
系統這個嘴又在叭叭個不停,真想有個一鍵屏蔽功能給它靜音了。
面對季凜不加掩飾的目光,我從容地走到沙發上坐下,撥了撥頭髮,也打量回去。
他還是昨天那樣遊刃有餘的態度,甚至不慌不忙地給我倒了一杯水。
見我不似昨天那樣怯懦膽小地躲避他的凝視,而是報以回看,他略微不悅地眯起雙眼。
「膽子不小,沈小姐是在威脅我嗎?」
我輕輕撫摸着盛滿了冰塊的玻璃杯,垂下眼帘沉默不語。
季凜這種人,從小習慣了高人一等的生活,自然也不把別人當人看,那些教養和溫柔只是流於表面的形式。
看多了順從溫順的,偶爾來一個敢伸爪子齜牙的玩物還會覺得新奇有意思,但哄着捧着也不過是出於一時興起罷了,要的多了鬧的過了也就厭煩了。
想要在這個範圍內為自己爭取更多利益,就需要好好籌謀。
好在周旋這件事,我對此已經很有經驗。
見我不說話,季凜還以為我又怯場了,他嘲弄地開口,「怎麼啦?
是爺太帥了見到就說不出話了嗎?」
「季總,我想要您名下億榮廣場臨街的那個開酒吧的商鋪。」
見我直截了當地開口,他反而有些意外。
「對我名下的資產了解的這麼清楚,準備這麼充分啊。」
像是為了掩蓋不悅,他又補上一句。
「你那個媽也真是會調教女兒,一家子攀高枝的企圖心這麼強,真令人噁心。」
沒錯,沈媛從小就被親媽像揚州瘦馬一樣養大,學習的茶道、彈琴、品酒、馬術這些也都是衝著釣有錢人去的。
她爸爸早亡,媽媽極度重男輕女,在這樣環境中長大的沈媛沒有自己的獨立人格和三觀,變得又卑又亢。
在接觸了季凜之後,她媽媽又逼她不斷地跟季凜要錢來幫扶沒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