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clarknational.com/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裴宴時濘 第2章_伊潤小說
◈ 第1章

第2章

咚咚地跳忽然,同事推了她一把,她反應過來,才想起起身。
然而,她還沒站直,李總就搶先開口:「都是小周辛苦了!
為了數據報告她沒少費心!」
時濘動作一頓。
同事輕罵一句「不要臉」,趕緊把她拉着坐下了。
首席上,林悅珊將一切落入眼底,她不動聲色地勾唇,對靳宴道:「恭喜啊,手下有這麼優秀的員工。」
第63章時濘低着頭,忍着胸口鬱氣。
台上,李總還在誇周曉曼。
靳宴高坐其上,淡淡評價一句:「做的不錯。」
這是在誇周曉曼。
台上,周曉曼眼神驚喜。
時濘長長地吐出一口鬱氣。
林悅珊聞聲,嘴角笑容舒緩。
周曉曼那種角色,她根本不在乎。
她只是想看看靳宴對時濘的態度,剛才時濘站起來那一幕,她看見了,靳宴必定也看見了。
可到頭來,靳宴也沒追根究底給時濘撐腰。
現在看來,這位時小姐在靳宴心中的位置,不過爾爾。
靳宴顯然只是臨時視察,聽完周曉曼的彙報後,便提前離了場。
他一起身,李總立馬狗腿地相送。
周曉曼也想跟上,卻又捨不得狐假虎威的機會,趁機主持會議。
時濘看着手裡的文件,輕輕翻着,台上周曉曼說的話她沒聽清,但靳宴出門時,林悅珊說的話,她卻是聽到了。
林小姐說:「今晚賞臉一起吃個飯?」
靳宴的回答她沒聽到,但想來,他應該不會拒絕。
美人相邀,乃是樂事。
「分組暫時就這樣,一組抓點緊,這周出三個備選方案出來。」
台上,周曉曼下了命令。
同事輕聲咒罵,拉着時濘道:「她有病吧,逮着我們一組薅?」
時濘哪敢講話。
同事倒霉,恐怕還是受了她連累。
-林悅珊送走靳宴,心情並不好,靳宴拒絕了她的邀請。
一回辦公室,周曉曼竟然在等着她。
對於這種低賤出身,還想高攀靳宴的女人,她根本不屑相交。
然而,周曉曼卻極盡討好。
說了兩句話後,周曉曼就岔開了話題,小聲提醒她小心時濘。
「時濘?」
「是啊!」
周曉曼走上前,壓低聲音,「今天早上,我親眼看到她從主樓大廈出來。」
說著,她又添油加醋:「前天早上也是,晚餐的時候,陳助理還來找她呢。」
林悅珊端着水杯的動作一頓。
周曉曼目的達成,適時地走了。
-時濘在辦公室絞盡腦汁,想方案,也想靳宴。
她想不出方案,更想不出,靳宴連着兩天戲耍她的目的。
正頭暈腦脹之時,林悅珊叫了她去辦公室。
她心下疑惑,推開了辦公室的門。
林悅珊態度很好,詢問她:「工作還順利嗎?」
這開場白,就像是普通的上司問候下屬。
時濘淡淡道:「都好。」
林悅珊往外看了一眼,嘆了口氣:「你的情況,我和李總都清楚。
實習生嘛,都是這麼過來的,別放在心上。」
時濘詫異。
說真的,她摸不清林悅珊到底知不知道那天在靳宴別墅里的人是她,所以一直都保持着防備。
可現在看來……「你這麼優秀,有出國進修的打算嗎?」
林悅珊忽然問她。
時濘愣住,抬頭看了過去。
林悅珊喝了口茶,笑容和煦:「別緊張,我是看你能力突出,不想你明珠蒙塵。
正好,我們林氏銀行有送優秀人才去歐洲進修的計劃,名額也還有剩。」
「我聽說你沒有爸爸,家境拮据,如果你想去,我可以幫你申請全額經費,等你回來,直接安排你進財政局。」
第64章時濘面色冷靜,淡淡道:「林總,誰都有爸爸。」
林悅珊頓了下,道了聲「抱歉」,「我不是那個意思,只是同情你的身世。」
如果說之前,時濘還不確定林悅珊是否知道她和靳宴的事,那麼現在,她是百分百確定。
林悅珊的行為,和周治學沒有兩樣。
前者是要她遠離靳宴,後者,是想佔有她。
「都是女人,我比你也就大兩歲。
平心而論,我是為了你好。
女人嘛,眼光要放長遠一點,有時候,事業可比男人可靠多了。」
林悅珊聲線溫柔,意有所指,「這次機會可是很難得的。」
的確,聽上去就很誘人。
如果這個機會是時濘憑本事得到的,她一定努力抓住。
可惜,是別人賞的,那誰知道是蜜糖還是砒霜呢。
她輕扯唇瓣,溫聲道:「林總,我很感激你能想到我。」
「不過——」她眼神轉動,「我可能要辜負您的美意了。」
林悅珊嘴角的笑微微凝滯了一下。
她表現出一絲詫異,「為什麼呢?」
「我很喜歡長豐科技的這份工作,現在只想踏踏實實地努力,爭取度過實習期。」
時濘道。
林悅珊面色愈淡,「長豐集團是好,可長豐科技卻只是一個新公司。
更何況,做個白領,怎麼比得了入仕呢?」
「像我這樣的普通人,即便進了財政局,恐怕,也算不上是入仕吧。」
林悅珊默住。
她靜靜看了一眼時濘。
呵。
倒是小瞧她了。
女人面上不顯,輕輕點頭,說:「我還是希望你能認真考慮,畢竟機會難得。」
「我明白,謝謝林總。」
「不用謝。」
林悅珊勾唇,眉眼和順,「去工作吧。」
時濘略微欠身,轉身出門。
她一出門,林悅珊臉上的笑逐漸消失。
連出國進修這種好機會都不要,寧可留在長豐科技苦熬,無非是想離靳宴近一點兒。
賤骨頭,不識好歹。
既然敬酒不吃,就別怪她請她吃罰酒了!
-拒絕了林悅珊的「好意」,時濘就有直覺,恐怕接下來日子要難過。
果然,下班之前,林悅珊來辦公室點兵點將,要帶他們去跟渠道商吃飯。
「跟渠道商談合作,這是營銷部的事,拉上我們做什麼!」
同事輕聲抱怨。
時濘收着包,默默不語。
她有點詫異,林悅珊不是請了靳宴晚上一起吃飯嗎,怎麼林悅珊又有空帶他們應酬了。
意識到自己在想什麼,她趕緊撇開了心神。
林悅珊定的是私房菜,在一家小巷子里,位置很偏。
但周圍都是私房菜,一路過去,大紅燈籠高掛,很有氛圍。
臨進巷子前,同事張倩拉了把時濘,說:「小心莫總。」
時濘有些疑惑。
她知道今晚的渠道商是「立誠集團」,對方主管軟件上架這一塊的是莫總,但這位莫總是女的啊。
她精神一下緊繃起來,直到進入包廂,看到中性打扮的莫總,心裏才有了一些猜測。
包廂里很多人,但林悅珊很自然地點名時濘,「別不好意思,第一次見莫總吧,過來打個招呼。」
第65章「時濘?」
莫總琢磨了下這個名字,眼神在掃到時濘的臉時,不免露出驚艷之色,她說:「名字很好聽啊。」
「人也漂亮啊。」
旁邊人打趣了一句。
時濘很自然地被安排在了莫總身邊。
同時女性,可對方靠近說話時,時濘卻起了一身的雞皮疙瘩。
「哪裡的人?」
「金陵本地人。」
「難怪,一方水土養一方人,金陵果然有靈氣。」
很簡單的對話,聽上去並沒問題。
然而對方身上若有似無的男士香水,不經意地把時濘包裹住,令她反胃。
莫總顯然對她感興趣,未開席之前,只跟她一個人講話。
等到開席了,有人過來敬酒。
時濘害怕出事,一直都壓着喝,能不喝就不喝。
次數多了,很快有人不滿,不依不饒地要時濘喝兩杯。
莫總笑着擋了回去,「為難人家小姑娘做什麼?」
「哎喲,我們莫總憐香惜玉呢。」
不痛不癢的打趣,莫總似乎並不在意,時濘卻覺得背脊上有蟲子爬過,激蕩起層層不適。
莫總悄悄往她這邊側身,輕聲說:「別在意,這幫大老粗就這樣。」
她溫熱的氣息落在時濘耳朵上,不知是故意還是無意。
時濘正要挪開。
忽然,莫總將手放在了她腿上。
她身子僵住。
莫總恍若未覺,又給她夾了兩筷子菜,說:「嘗嘗,這家菜味道不錯的。」
「……謝謝莫總。」
時濘忍着不適,拿起了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