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章

第7章

「你在幹什麼?」
寧夢冷眼看她:「清理垃圾啊。」
可那些都是寧潞的東西,她急忙想阻止,但傭人當然知道在這個家該聽誰的,那些東西很快就進了垃圾桶。
寧夢又道:「對了,我還從衣櫃里找出一個粉色的盒子,也扔掉了。」
寧潞顫抖着看她,那裏面都是她最珍貴的收藏!
她轉身就往垃圾場跑去,垃圾場在離別墅很遠的地方,那裡臭氣熏天,寧潞卻像聞不到一樣,在垃圾桶中翻找着自己的粉色盒子。
找了很久之後,終於在最底下翻到了自己的盒子。
她滿身臟污,在滿地垃圾里,撿起自己最心愛的寶藏。
盒子裏面有很多東西,林亦舟送她的可愛發卡,林亦舟為了哄她開心編的星星手鏈,她和林亦舟一起動手做的乾花書籤……都是只屬於寧潞的寶貝,她看着看着,忍不住鼻尖一酸。
在抱着盒子回去的路上,她遇到了林亦舟。
她臉上髒兮兮的,身上的味道也不好聞,一看到他,心裏那股委屈就怎麼也止不住。
林亦舟卻沒有像小時候一樣安慰她,他顯然已經從寧夢那兒知道發生了什麼。
只淡淡看了一眼盒子:「都是些不值錢的東西,你別跟夢夢計較。」
寧潞心中一震。
就算寧夢把她所有的東西都扔掉,也沒有林亦舟這一句話帶給她的打擊大。
她視若珍寶的收藏,在他眼裡,不過是不值錢的玩意兒?
「三哥,這些對我來說都是很珍貴的……」林亦舟冷淡的說:「就算是這樣,你也不能跟她計較。」
她哽咽道:「為什麼?」
他似乎嘆了口氣,語氣輕柔了些:「夢夢在外面受了很多苦,好不容易回來,你忍讓些是應該的。」
又是這樣。
因為寧夢是真正的寧家千金,因為她在外面受了苦,因為你沾了她的光才過了這麼多年優渥的生活。
所以,她怎麼對你都是應該的。
寧潞明白,一直都明白,可當這層意思從林亦舟的話里體現出來的時候,她卻幾乎痛的無法呼吸。
寧母可以這麼說,寧國生可以這麼說,甚至寧爺爺也可以這麼說。
但是林亦舟,為什麼連他也要這麼認為?
寧潞想,那我又做錯了什麼呢?
沒有人可以給她回答。
她紅了眼,「我知道了。」
下午,她就從家裡搬到了學校宿舍。
第五章而很快,寧夢很快也轉來了這所學校。
好在她並不想跟寧潞搭話,兩人一直假裝不認識,也還算安寧。
時間過得很快,一次月考過去,成績下來後,寧夢的成績並不理想,只是在中下游。
而寧潞則是穩噹噹的年級第一。
看着榮譽榜上位列第一的那張臉,寧夢眸里閃過嫉恨。
來看成績的同學越來越多,不時有人誇寧潞厲害。
寧夢故意看了她一眼:「潞潞,你真厲害啊,今天回家爸媽肯定特別高興。」
周圍人立刻疑惑的看向兩人,有人問:「寧夢,你跟寧潞是一家人?」
寧夢笑着點頭:「對呀,寧潞是我們家的養女,我爸媽可疼她了,怕她受影響一直讓我們分開念書,今年才讓我轉到這裡來。」
同學們看寧潞的表情瞬間變了。
「把真千金擠走,自己一個養女念最好的高中?」
「就是,她還一直裝寧家只有自己一個女兒。」
「從來沒聽寧潞說過她是養女,她怎麼好意思的啊,太虛榮了!」
寧潞雙手攥緊,直直盯着寧夢,看着她的眼底閃着得意的笑。
她想解釋,不是這樣的,但又想起了林亦舟的話。
你要多忍讓寧夢。
最終,在同學們帶着輕視的指點下,寧潞沉默的轉身離開,背影僵直。
這天開始,她忽然被孤立了。
同學們總是指指點點的看着她,沒有人願意再主動跟她說話,甚至在做大掃除的時候,也沒人願意跟寧夢一組。
她默默地拿着拖把去水池洗,又被旁邊打鬧的同學故意濺了一身水。
沒有人跟她道歉。
放學後,她穿着濕噠噠的校服往宿舍走去,準備去換衣服,卻又被班上的同學堵住。
「寧潞,你拖的什麼地?
一地的水害我摔了一跤!」
寧潞連忙道歉:「對不起,但是我提醒過,水沒幹最好不要走得太快……」教室的地板太滑,本來就一拖地就容易打滑。
那女生不依不饒,把摔髒的外套一下子甩在寧潞頭上:「你的錯,給我洗乾淨。」
外套套在她頭上,畫面滑稽無比,周圍路過的學生都看着她嗤笑。
寧潞白着臉扯下校服,低聲道:「好。」
寧夢也從她身邊走過,譏誚的看了她一眼,便歡喜的朝校門口走去。
寧潞也下意識看過去,卻正好看到林亦舟那輛熟悉的邁巴赫就停在不遠處。
他坐在車裡,黑眸將剛才的一切看在眼裡,卻視若無睹。
直到寧夢過去,林亦舟才下車溫柔的摸了摸她的頭,幫她打開了車門。
邁巴赫絕塵離去。
寧潞也僵硬的轉身離開。
很快到了周末,她沒地方可以去,只能一個人躺在宿舍里。
她打開手機點進微信,看到置頂那個熟悉的頭像,心裏一陣酸澀。
怎麼會變成這樣呢?
她和三哥之間究竟怎麼了,為什麼他會突然變的這麼冷漠,他還是她的三哥嗎?
她想不通,卻還是忍不住去想。
最後點進微信聊天,看着從前的那些聊天記錄。
看的眼眶都紅了,終於還是按捺不了對他的思念。
寧潞敲開鍵盤,試圖像從前一樣輕鬆的給他發消息。
三哥,這次月考成績下來了,我又是第一。
上次我有告訴你嗎,我拿到了哥大的保送名額。
我們可以一起去國外了。
你……現在很忙嗎?
那我不打擾你了。
很多條消息發出去,都石沉大海,那頭沒有一絲回應。
她默默關閉了聊天窗,試圖用寫卷子轉移自己的注意。
兩小時後,連卷子都沒得可寫了,她再次打開了微信。
還是沒有一條消息,她順手點開了朋友圈,看到寧夢兩小時前發的一組照片。
寧母帶她出去玩兒了。
而她的這條朋友圈底下,赫然躺着一個共同好友的點贊。
是林亦舟。
他一直在線,甚至點贊了寧夢的朋友圈,卻沒有回自己的消息。
寧潞的心好像被一隻大手抓住一樣,她默默地按滅了手機。
第六章另一頭,寧夢和寧母在回家的路上。
看到林亦舟給自己點的贊,她心裏也滿是歡喜。
寧母湊過來看了一眼,順口道:「予川倒真是個不錯的孩子,不過可惜要出國了。」
寧夢一愣,「三哥要出國了?」
寧母道:「我聽紀老爺子說的,他6月就要去美國了。」
6月……寧夢忽然想到,她那天扔寧潞東西的時候,也從抽屜底下看到過一張出國留學的申請表。
又想起,同學們說寧潞提前拿到了學校里唯一一個保送哥大的名額。
她難道想跟三哥一起去美國?
寧夢立刻道:「媽,我們學校有個保送哥大的名額,你讓老師把它給我好不好?」
寧母對這個女兒一樣又愧疚又寵愛,毫不猶豫的就答應了下來。
……周末兩天,學校食堂都是不開的,寧潞心情不佳,連飯都沒怎麼吃。
等她餓得實在受不了之後,便背上書包打算去超市買點吃的。
結果剛走在半路,她眼前一暈就倒了下去。
路上有好心人趕緊圍過來。
有人撿起她的手機,用寧潞的指紋解鎖後,撥通了她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