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clarknational.com/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寧潞林亦舟 第4章_伊潤小說
◈ 第3章

第4章

寧夢回來後,寧家熱鬧了很多,就連一年到頭都在外面談生意的養父寧國生都回家了。
他給寧夢帶了很多禮物,寧潞也沒有被落下,寧國生送給了她一條項鏈。
只是給她時,說了一句意味深長的話:「潞潞,這些年夢夢在外面受了不少苦,你一定要多照顧她。」
寧潞聽話的點頭,手裡的項鏈像一個塊石頭,沉甸甸的。
寧母則熱衷於帶寧夢去參加各種宴會、下午茶,把她介紹給圈子裡的所有人,或許是害怕別人說她一找到親女兒就對養女不聞不問,不想落人口實,後來寧母每次帶寧夢出去,也會捎帶上寧潞。
在一次宴會上,寧母不在,寧夢因為不懂雞尾酒,被那些富太太們嘲笑。
她臉都漲紅了,寧潞正準備去幫她解圍,有個跟寧母一向不對付的富太太不懷好意的說:「寧潞,聽說你鋼琴彈得很好,給我們彈一首怎麼樣?」
寧潞當然不想出這樣的風頭,張口就要拒絕:「不……」
那人卻率先道:「總不能堂堂寧家的兩個女兒,一個連酒都不懂,一個連鋼琴都不會吧?那也太給寧家丟臉了。」
她這才意識到,即便是養女,自己代表的也是寧家在這個圈子裡的臉面。
寧潞只能硬着頭皮上去彈琴,一曲閉,滿堂喝彩。
她看見台下滿眼憎恨看着自己的寧夢,才看見林亦舟不知何時過來了。
他冷冷看着台上的她,將滿眼通紅的寧夢摟在懷中,溫柔的安慰。
下台後,林亦舟將她帶到一邊:「你明知夢夢不適應這些場合,不幫她還只顧着自己出風頭?」
寧潞看着他眼底的失望,心裏刺痛,「可是如果我不彈,她們就會說是爺爺的家教不好……」
林亦舟顯然覺得這只是他的借口,看她的目光冰冷而銳利,最後帶着寧夢轉身離開。
當晚回家,寧夢就發了脾氣,把自己鎖在房間里不肯吃飯。
寧老爺子、寧國生、寧母輪番去哄她,才終於哄得寧夢開口。
她哭紅了眼,憤憤的看着站在門口的寧潞:「我討厭她!」
其他人知道理由後,看向寧潞的眼神也變得複雜。
寧潞想解釋,寧母便怒道:「會彈個鋼琴很了不起嗎?我們寧家這些年照着千金小姐的禮儀規範教你,不是讓你打夢夢的臉!」
寧潞極力隱忍住那股淚意,如果可以,她也根本不想上台彈琴。
「對不起……」
最後,寧夢哭夠了。
「反正,這個家有她沒我,有我沒她!」
寧潞立馬看向寧老,可,一向待她還算公允的爺爺這次也沒有說話。
在撕心裂肺的親孫女面前,即便他明白寧潞上台只是為了寧家的臉面,心裏的天平也仍然不自覺的傾斜。
「潞潞,你……」
寧潞便什麼都懂了,指甲陷入掌心,她竭力讓自己看上去不那麼狼狽。
「我明白的,爺爺。」
「我可以搬去宿舍住。」
……
深夜,暴雨襲來。
寧潞在小房間里無聲哭了很久,最後還是怎麼也壓不下那股委屈的感覺。
她飛奔出家門,去敲隔壁紀家別墅的門。
「以後你不知道去哪兒的時候,可以來找我。」
林亦舟溫潤的聲音在腦海中響起,寧潞在暴雨中敲門:「三哥,三哥!」
她太急於想要尋求屬於他的溫暖。
可惜,這次她敲了很久,林亦舟都沒有出現。
最後,還是紀家的傭人來開的門。
看見淋得渾身濕透的寧潞,傭人打着傘,面露不耐:「幹什麼?」
「三哥在嗎?」
「少爺不在。」傭人鄙夷的看着她,自從寧夢回來後,誰都開始看不起她:「他陪寧夢小姐出去了,真的寧家大小姐都回來了,你還老是來糾纏我們少爺幹嘛?」
說罷,傭人狠狠的關了門。
寧潞站在雨中,心裏陷入巨大的空白。
林亦舟陪寧夢去了?他,也不想再見自己了嗎?
不,不會的。
哪怕所有人都因為寧夢回來而拋棄她,她也不相信林亦舟會不管她。
雨水順着頭皮流到每一寸肌膚,寧潞在暴雨中轉身。
剛走到寧家別墅,便看到一輛熟悉的邁巴赫開過來停在了紀家門口,林亦舟打着一把黑傘下了車。
接着,后座車門打開,寧夢穿着漂亮精緻的裙子在他小心翼翼的保護下下車。
他彷彿在呵護什麼珍寶一樣,不讓她淋到一滴雨水,擁着人走進了別墅。
一眼都沒有看向不遠處雨中的寧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