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clarknational.com/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寧潞林亦舟 第10章_伊潤小說
◈ 第9章

第10章

的手從自己的手臂上拿開,眼神一直凝視着盛潞。
寧夢這才裝作剛剛看見盛潞的模樣,眼神中透露着驚訝:「寧潞,你什麼是時候回來的?」
盛潞並不想裝模作樣的和寧夢演戲,以後大家都最好都裝作不認識便好。
她並不想回憶起在寧家的那段時光,寧母視她如搶了寧夢生活的仇人,寧國生也一年到頭的都不回家她在不在於他只是一個無所謂的存在,只有寧老爺子對她有些關心,可那也僅僅是為了幫寧夢積福而已,在寧夢回來之後那僅有的關心也散去了。
唯有林亦舟陪着她,護着她,在她難過的時候安慰她,成了她在寧家寄人籬下生活的那幾年的一束光,溫暖着她。
她沒想到的是,寧夢回來以後,這束照耀着她的光也隨之的離她遠去了。
她並不怪任何人,寧家將她養大她應該是心存感恩,所以她選擇了離開。
但是人終究是有感情的,就算寧潞知道那一切本就是屬於寧夢的,但是她又做錯了什麼呢,要被他們那樣對待。
一開始被寧家收養的時候她也是欣喜的,她以為她有家了。
可是後來的日子,若不是因為有林亦舟的存在,她倒是覺得她在孤兒院長大也會比在寧家幸福許多。
沒有希望便沒有失望……「我叫盛潞。」
說完盛潞便挽着宋知嶼的手離開了。
林亦舟跨步追了上去,宋知嶼將盛潞擋在了他的身後,阻擋了林亦舟的靠近。
「林總,您這是什麼意思?」
「三哥……」寧夢也追了上來抓住了林亦舟的手臂。
就這樣僵持了一會兒之後,宋知嶼看着林亦舟沒有了動作便攬着盛潞的肩旁,護着她離開。
在回去的車上,盛潞靠在靠背上閉目養神,宋知嶼也沒有打擾她。
他知道盛潞小的時候是被寧家收養了,後來寧家找回了寧夢,不久之後她便於寧家解除了收養協議。
想必那段時間她一定過得很辛苦吧……想到這裡宋知嶼的看着盛潞眼神中浮現出了一絲心疼。
第13章林亦舟回家直接走進了卧室,將當初盛潞走的時候給他的那個盒子又拿了出來。
他現在並沒有住在林家別墅而是住在自己的私人公寓里。
一是因為這裡離公司比較近上班方便,二是因為林家與寧家的距離很近,他不想讓寧夢總是來找他。
當初他之所以答應和寧夢訂婚是因為那時候他那時候剛剛接手林氏不久,旁邊還有着他大伯家的兒子,也就是他的堂哥林行川在一旁虎視眈眈。
林亦舟的父母一個熱衷於攝影一個熱衷於繪畫,經常在外面旅遊採風。
生下了林亦舟之後幾乎沒有管過他,林亦舟從小是和爺爺生活在一起長大的。
他的堂哥就是一個熱衷於享樂的貪酒好色之人,根本就沒有管理公司的能力,而林亦舟則是從小就受了林老爺子的熏陶,是一個做生意的天才。
他不能眼睜睜的看着林家的產業敗落在他堂哥的手裡,所以他需要寧家的支持,幫他坐穩林家掌權人的位置。
寧夢在被拐走之前與林亦舟的關係確實不錯,因為寧老爺子就連林亦舟的命,寧夢從小就喜歡哽在林亦舟的後面跑,所以林亦舟也對她格外的關照。
在寧夢被找回來以後他只是單純的覺得她這麼多年在外面受苦了,想補償她,一時間卻忽略了盛潞的感受。
這麼多年盛潞在寧家過得是什麼樣的生活,寧家人對她的態度他是再清楚不過的了。
不過只要她能夠忍受過這一段時間他就會履行當初的承諾帶着她去國外。
他早就想好了,等解決了林行川之後他去開拓國外市場,那樣的話他就能繼續的陪着盛潞了。
所以他才會在那段時間對盛潞那麼冷淡,他想着等出國以後再和她解釋,到時候他有的是機會和時間可以補償她。
他本以為一切都在他的掌握之中,他能從容的處理一切。
偏偏他忽略了盛潞,他沒有想到她會是一個變數。
在得知盛潞走了的那一刻,他的從容徹底倒塌了,他開始後悔自己的自大狂妄。
盛潞走後他拒絕了與寧夢訂婚,獨自一人去了美國開拓海外市場。
僅僅一年的時間他就讓林氏的市值翻了一倍,林行川也不再是他的威脅,林氏上上下下都對他畢恭畢敬。
寧夢也去了哥倫比亞大學讀書,但是她每次去找林亦舟的時候都被他找各種理由推脫拒絕了。
在那一年裡,兩人雖然同在美國,但是見面的時間屈指可數。
後來林亦舟回國了,寧夢依舊還是留在那裡讀書,她也想回來,但是寧老爺子不同意,要求她必須把書念完。
第14章回國之後寧夢也進入了寧氏集團工作,但是卻沒有做什麼事情,只是掛了一個閑職。
依舊是每天想發設法的朝着林亦舟靠近。
現在的寧家和林家已經有了很大的差距,寧家着兩年的生意正處於往下滑坡的階段。
林亦舟顧念着寧老爺子的恩情也一直在幫助寧氏。
林亦舟翻看着那盒子里的東西,都是他與盛潞共同的回憶,只是這回憶盛潞現在不要了,她還在一直小心翼翼的保存着。
這幾年他已經翻看了無數次了,每當想念盛潞想到不可自拔的時候他就會拿出來看一看,可是越看心中便越難受,就算這樣他也還依舊會一遍遍的翻看。
就在這時林亦舟的電話響了起來,是莫助理打過來的。
他拿起手機按下了接聽。
「林總,盛家大小姐名叫盛潞,是在三個月以前剛剛回到盛家的。」
「她在一歲多的時候在商場被人販子也抱走了,後來盛家便一直在各處尋找她,是盛家的大少爺盛淮之在非洲出差的時候遇見了當時正在那裡救助瀕危動物的盛潞。」
「然後其他的消息便查不到了,應該是盛家有意封鎖了消息。」
「嗯,知道了。」
說完林亦舟幾掛斷了電話,盛潞從寧家離開之後他也派人去找過她,只是到處都沒有她的蹤影。
原來她竟然是去了非洲。
另一邊的寧夢回到家之後,在房間里又是踢凳子又是摔椅子的。
寧母聽到動靜立馬跑到了女兒的房間。
「夢夢,你怎麼了,去慈善晚宴沒有見到你三哥嗎?」
提到這個寧夢更生氣了,一屁股坐在了床上,雙手抱臂,嘴唇緊抿壓抑着怒氣。
寧母走到寧夢的身邊坐下,拉着她的手,「告訴媽媽發生了什麼事情,媽媽都會幫你解決的。」
寧夢被拐走一直是寧母心裏的一塊兒心病,在寧夢找回來了以後她便一直想補償寧夢。
這幾年對於寧夢的各種要求她都是有求必應,所以寧夢的性子也變得越來越隨性,越來越以自我為中心。
只要稍加不順就會大發脾氣。
也只有碰上寧老爺子和林亦舟能夠讓她收斂一些。
「媽媽,寧潞回來了,我在慈善晚宴上碰見她了,而且……而且……」很久沒有聽見寧潞這個名字了,寧母也是反應了好一會兒才反應過來。
「而且什麼?」
「她現在叫盛潞,三哥花了一千萬買了一條她捐贈的破項鏈。」
姓盛……在雲城姓盛寧母第一個就想到了盛世集團盛家,只是寧潞在來到寧家之前只是一個孤女,怎麼會和盛家扯上關係呢。
第15章林亦舟再次見到盛潞是在盛家專門為她準備的晚宴上。
這天雲城所有的有名號的人都在邀請之列,還有與盛家又合作的人就算遠在海外也特意趕回來參加這場宴會。
盛家不愧為雲城的首富,這次的宴會辦的奢華無比,可想而知盛家對這位走失的大小姐有多麼的重視。
待人都到齊了之後,台上傳來了一道聲音吸引了所有人都注意力。
「接下來有情盛董、盛夫人還有盛總和盛小姐出場。」
盛潞今天穿着一件白色的高定禮服,化着精緻的妝容,臉上帶着燦爛的微笑,髮型做了一個盤發,看上去就像是從童話里走出的公主一般。
她右手邊挽着的是盛夫人林清虞,穿着一身旗袍,十分的雍容華貴。
盛夫人旁邊的是盛世集團的董事長盛光明,就是盛潞的父親。
盛潞左邊的是現在盛世集團的執行總,也就是盛潞的哥哥盛淮之。
一家人都是高顏值,走在一起非常的養眼。
走到舞台**,盛光明從主持人的手中接過了話筒。
「非常感謝大家能在百忙之中來參加我盛家的宴會,今天這個宴會是特意為我的女兒舉辦的,打結也都知道小女在笑得時候不慎丟失了,最近才找回來,所以我決定將我名下的所有盛世集團的股份都轉到我女兒盛潞的名下,從今以後盛潞就是我盛世集團的總經理。」
「同時我將以我女兒盛潞的名義向失蹤兒童拯救者協會捐贈五千萬元!」
盛光明說完台下響起了劇烈的響聲。
講話結束後盛潞就在盛光明的帶領之下與盛家的合作夥伴一一交談。
今天的宴會寧家人也來了,盛光明將寧家人與林亦舟特意的邀請到了貴賓室。
不管怎麼說是寧家將盛潞養大的,盛家自然會會向他們表示一點心意。
貴賓室內兩家人坐在一起,都十分的禮貌客氣。
「感謝寧總將我女兒撫養長大。」
盛光明親手為寧國生倒了一杯茶。
寧國生站了起來,雙手去接。
「盛董客氣了,這是應該的,寧潞,哦不對,是盛小姐,盛小姐能在我寧家長大也是我寧家的榮幸。」
這杯茶寧國生是受之有愧,盛潞在寧家的那幾年,他這個做「父親」的可謂是一點心都沒有盡過,甚至盛潞見到他的次數都不是很多。
他本來就沒有想要收養一個女兒,都是寧老爺子拍板的,後面在寧夢回來以後,對於盛潞他更是不在乎了。
盛潞就靜靜的坐在旁邊,一言不發。
寧母看着自己的丈夫卑躬屈膝的模樣心中有火,但是又礙於盛家人在場不好發作,只能強忍着保持微笑。
此時盛夫人林清虞拿了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