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8章

第9章

第8章

醫院。

郁笙和顧璟琛從電梯里走出來,遠遠地就看到了姜舒窈和顧紹安,以及乖巧站在他們身旁的顧歆然。

顧紹安和姜舒窈的臉色都很難看,唯有顧歆然在看到顧璟琛的時候,甜甜地叫了一聲,「哥。」

顧璟琛朝着她微微點了下頭,算是回應,態度涼薄的叫顧歆然眼裡湧上一抹暗光,抿了抿唇,沒再吱聲。

姜舒窈見狀臉色更黑,拉過顧歆然,沒有好眼神兒地瞪住顧璟琛,道:「你幹了什麼?為什麼你爺爺不肯見我們?」

他們一早就來了醫院,還把二房和三房給耗了回去,結果,到現在仍舊連顧忠仁的面兒都沒有見到,這讓他們怎麼能不生氣。

顧璟琛垂眸看着臉龐近乎猙獰的姜舒窈,聲色冷厲,「爺爺需要靜養,我也不曾見到他,倒是你們,在這裡吵鬧了一天,是存心不想讓爺爺安生。」

「你!」姜舒窈氣急,心中對顧璟琛的怨恨更深。

顧紹安扯了一把姜舒窈,故作寬和地對顧璟琛說道:「阿琛,我知道你是擔心你爺爺,但你這話說的就太叫我和你母親寒心了,我們也是操心了一個晚上,就想來看看你爺爺的情況,你這倒是還怪上我們了,實在是不像話。」

說著,顧紹安還露出了一個痛心疾首的眼神,似乎是不明白顧璟琛怎麼會變成這個樣子。

這惺惺作態的樣子,叫始終在旁邊冷眼旁觀的郁笙都有一種作嘔感。

她也算理解了顧忠仁的用意,就連親爹親媽都將顧璟琛視為敵人一般,更不要說二房三房了。

不過,郁笙不打算管。

就在這時,病房的門從內打開來,一個頭髮花白的老人家從裡頭走出來,目光越過顧紹安和姜舒窈,直接落在了顧璟琛的臉上,恭敬地說道:「三少爺,老爺子請你和三少奶奶進去。」

說完,便側開身來,給顧璟琛和郁笙讓路。

顧紹安忙說:「岑叔,爸既然醒着,我們也想進去看看他,你讓我們進去。」

岑叔看了顧紹安一眼,只道:「老爺子只請三少爺和三少奶奶進去,你們請回吧。」

他一向按照顧忠仁的指令辦事,沒有半點兒通融,饒是顧紹安身為長子,都沒有得到過半點兒優待。

眼看着顧璟琛和郁笙進了病房,顧紹安氣急敗壞地踹了一腳牆壁,踹的太大力,讓他的腳趾生疼,更是怨氣橫生。

顧歆然看了看顧紹安,又看了看姜舒窈,糯糯地開口,「爸,媽,爺爺應該不會見我們了,咱們回去吧。」

儘管心有不甘,顧紹安和姜舒窈也沒再堅持,原本想來探一探老爺子病情到底如何,現在看來,怕是要提早做打算了。

病房內。

顧璟琛驚訝地看着正在吃着水果的爺爺,才兩天未見,他能夠清晰地看出來顧忠仁身體的變化,他的氣色要比之前紅潤很多。

顧老爺子放下叉子,將水果盤遞給岑叔,看向顧璟琛,說道:「可算是清靜下來了,一早上就來這兒鬧騰,吵的我腦仁兒疼。」

顧璟琛道:「爺爺這是鬧的哪出?」

顧忠仁睨了他一眼,佯裝不滿地說:「怎麼,沒看到我病懨懨的樣子,你還不高興了。」

顧璟琛無奈地嘆了口氣,「爺爺,您知道我不是這個意思。」

顧忠仁沒有繼續和顧璟琛貧氣,轉而看向郁笙,道:「笙丫頭,你昨天給我吃的那顆小糖丸兒還有沒有,我還想再吃一顆。」

這話,叫顧璟琛登時朝着郁笙看過去,眼裡充滿了探究和防備,醫生說顧忠仁是吃了相剋的東西,還真的和她有關。

郁笙感受到顧璟琛充滿敵意的視線,並沒有理會,而是對顧忠仁說道:「爺爺,那東西就只有一顆,我沒有了。」

她沒有說謊,雖然那藥丸是她研製出來的,但其實統共就只有三顆,一顆在她這裡,一顆在她師父那裡,還有一顆則給了一個很重要的人,只不過,那人已經失去訊息很久了,她也在找他。

因為本就是用稀有珍貴的藥材研製出來的,她一時半刻,也再拿不出來。

顧忠仁有一些失望地說道:「沒了啊,我還覺得挺好吃的,還想再問你討一顆呢。」

他就像是一個貪嘴的老人家一般,並沒有拆穿郁笙給他吃的藥丸有治病解毒的功效。

然而,即便如此,也叫顧璟琛在心中種下了懷疑的種子。

他了解顧忠仁,他可不是貪食的性子,根本不可能因為什麼東西好吃,就做出討食的行為來,他故意這樣說,只能說明,那東西有問題。

思及此,顧璟琛看着郁笙的眸光更加深諳了幾分。

她與他所掌握的資料完全不同,一個三歲就被扔到山上的女孩兒,傳聞中被養的粗鄙野蠻,可她卻生的這樣容顏傾城,舉手投足雖然散漫,卻比豪門裡那些被教養規矩的世家小姐更加的矜貴優雅,而現在,爺爺吃了她給的東西之後,是這樣的容光煥發,叫他怎麼可能會沒有懷疑。

顧璟琛瞬間想到爺爺逼他同意這門婚事時候所說的話,只要他活着,就必須要娶郁笙。

正想着,一個手機鈴聲打破了顧璟琛的思緒。

是郁笙的手機在響。

郁笙掏出來看了一眼,沒有馬上接聽,而是對顧忠仁說道:「爺爺,我有事情,就先走了。」

說完,也不等顧忠仁同意,便轉身走出了病房。

顧璟琛望着郁笙的背影,直到病房的門被闔上,才轉頭看向顧忠仁,問道:「爺爺,您和她有什麼事情瞞着我?」

顧忠仁說:「我能有什麼事情瞞着你,你少瞎猜瞎想。」

顧璟琛說:「您別告訴我,您身體恢復只是一個巧合。」

他現在百分之一百篤定和郁笙有關,只是,郁笙若有這個本事,郁家那麼重利益,又怎麼會對她不聞不問,還那樣對她。

顧忠仁躺回到床上,說道:「我呀,就是看到你娶妻了,心情好,身體自然就好了,你要想讓我更好,就趕緊和笙笙生個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