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7章

第8章

第7章

隨着外面車聲遠離,郁華宗的臉色也徹底地沉了下來。

殷有容早就已經憋着一腔的怒火,這會兒終於發泄了出來。

「一定是郁笙那個死丫頭同顧璟琛說了什麼,我們從來都沒有得罪過他,他怎麼會無緣無故這樣對我們,我早就說不能讓郁笙嫁過去,當初就該告訴顧老郁笙已經死了,讓箏兒她們任何一個嫁過去都行,現在可倒好,我們好心好意準備禮物,反倒是讓顧璟琛這麼奚落一通,我告訴你郁華宗,這口氣我可咽不下去。」

郁華宗張狂了半輩子,也是第一次被人這樣對待,尤其還是一個晚輩,讓他也是一樣的氣不打一處來。

但他要比殷有容沉得住氣,眼見為實,他看得出來,顧璟琛對郁笙的親熱不是作假,這可是大大超過了他的期許。

郁華宗說:「笙笙能夠讓顧璟琛聽她的也是她的本事,從現在開始,我們得換個思路,好好地和笙笙搞好關係。」

殷有容皺起眉,不愉地看着郁華宗,「你什麼意思?就她那個樣子,你看她是能和我們搞好關係的嗎?」

郁華宗說:「說到底是我們虧欠她的,從生下她來就沒有管過她,她和我們不親近也是情有可原的,但是,我們畢竟是她的父母,血緣關係,打斷骨頭連着筋,只要我們能低頭,那她必然會和我們關係緩和。」

殷有容冷嗤了一聲,覺得郁華宗這就是在異想天開。

「她要是能有那份兒心,方才顧璟琛那麼對我們,她就不可能一句話都不說,要我說,她就是一個白眼兒狼,也不想想是誰讓她嫁進顧家的,現在倒是好,也不知道使了什麼狐媚子的功夫,勾引住了顧璟琛,真當自己有靠山了。」

郁華宗說:「你管她用了什麼功夫,現在重要的是,我們得搭上顧家,在拿下海寧山莊之前,必須得想辦法讓她向著我們。」

說著,郁華宗似是想到了什麼,猶豫了一下,還是說道:「顧璟琛一定是在點我們,笙笙嫁過去我們沒有給她準備嫁妝,這一定是讓顧家不滿了,這樣,你明天就去把雁東湖的別墅過戶給笙笙,還有淮河路的五家商鋪,全部都給她。」

殷有容聞言,騰地一下子就從沙發上站了起來,難以置信地吼道:「郁華宗!你瘋了嗎!雁東湖的別墅可是我給箏兒準備的,你居然要給郁笙那個死丫頭!我不同意!」

郁華宗被她吼得腦仁兒都疼,蹙起眉頭,道:「你懂什麼,拿下海寧山莊,十個雁東湖別墅都能輕鬆拿下,說到底還不都是怪你,早準備這些就不會讓顧璟琛挑出錯處,現在不犧牲點兒大的,能怎麼辦。」

殷有容氣得胸腔起伏,目光落在茶几上的那些禮盒,雖然價值不夠雁東湖別墅的百分之一,但因為是給郁笙拿去顧家的,也足以讓她肉痛到不行。

然而,就因為顧璟琛的一句話,這些東西就如同打發叫花子一樣一文不值,實在是讓她怒火難消。

*

郁笙被顧璟琛帶出郁家別墅時,就伸手拍掉了他貼在她腰側的手。

只是那透過襯衫傳進皮膚里的溫熱觸感,卻是一時半會兒難以消除。

郁笙不喜這種感覺,本就帶着不耐的臉上更顯煩躁。

她漠涼的目光落在顧璟琛的臉上,語氣不善,「你怎麼會來這裡?」

顧璟琛理所當然地說道:「怕你被欺負,來給你撐腰,這個回答,你喜歡嗎?」

郁笙聞言蹙額,不懂顧璟琛搞什麼把戲,尤其他說這話時候的語氣,輕佻散漫,叫郁笙本能認為他沒安好心。

郁笙眸光更冷了幾分,「你監視我。」

不然,她才進門說了幾句話的功夫,他就到了,哪有那麼巧的事。

顧璟琛說:「別說的這麼難聽,是我在等你。」

他昨晚返回醫院後,並沒有能夠見到爺爺,無奈只能去到郁笙昨晚住的酒店,將就了一晚,本想着郁笙醒了之後,就讓她帶他去見爺爺,誰想到,她居然一覺睡到下午三點。

要不是他一直讓人盯着郁笙所在的房間,確定郁笙並沒有從房間里出來,也沒有從窗子跳出去,他都要懷疑她是不是根本就不在酒店裡。

然而,好不容易等到她出來了,她竟是壓根兒就沒有看到他,打車就走了,他就只好跟着她一起到了郁家。

郁笙半點兒不信顧璟琛的話,懶得同他再廢話,直接就要走,手腕卻被顧璟琛攥住。

顧璟琛說:「怎麼說方才我也算是幫了你,你是不是也該幫幫我?」

郁笙好笑地看着他,道:「有需要才算幫忙,你覺得剛才我需要?」

她只是懶得同郁華宗和殷有容廢話,並不是真的被他們欺負,根本就不需要他的幫忙。

她說的無情,叫顧璟琛不由得「嘖」了一聲,果然,方才的乖巧順從都是假的。

顧璟琛道:「那我有需要,請你幫幫忙,好不好?」

他只是尋常的語氣,並沒有刻意放軟,可不知怎的,叫郁笙耳尖麻了一下。

郁笙壓下那股異樣感,問:「什麼忙?」

顧璟琛微不可查地彎了下嘴角,道:「和我去醫院,見爺爺。」

他必須親眼見到爺爺的情況才行,不管是昏迷着還是醒着,都必須親眼所見才行。

郁笙想到顧忠仁的話,抿了抿唇,道:「我可以和你去醫院。」

至於能不能讓他見到顧忠仁,這就不關她的事了。

顧璟琛沒有意見,拉開車門讓郁笙坐進去,這才向著醫院的方向駛去。

路上,兩人如同昨晚一樣,明明都坐在后座,卻隔着能坐下兩個人的距離,無人說話,氣氛涼的透底。

郁笙看着車窗外的景色,頓覺好笑。

她就猜顧璟琛是吃錯了什麼葯,在郁家表演和她親熱的樣子,同她說話時又是那般語氣。

現在目的達到了,他這臉翻的也是夠快的。

在心底輕嘲了一聲,郁笙沒再去管顧璟琛的兩幅面孔。

反正,她只要忍一個月,拿到了奶奶的遺物之後,就可以結束這一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