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章

第7章

第6章

幽涼月色下,郁笙美目微瞪,不可思議地凝住顧璟琛。

她着實不懂,他怎麼能以如此坦然的語氣說出如此無恥的話來。

別開視線,郁笙沒再同顧璟琛掰扯,徑直朝着對面酒店走去。

她今天很累,一些事情打破了她原本的計劃,她需要重新做個打算。

夜風沁涼,女孩兒脊背挺直,步伐決絕。

顧璟琛沉諳的眸光定格在她的背影上,在她的身影徹底進入到酒店之後,嘴角才溢出一聲輕嗤。

還真是一個讓他充滿意外的人兒。

坐回車裡,顧璟琛道:「回醫院。」

*

翌日一早,郁笙被手機鈴聲吵醒。

來電的人是郁華宗。

郁笙忍着沒睡飽的不耐,滑動了接聽。

手機聽筒裏面傳出郁華宗帶笑的聲音,語氣細聽之下,還有幾分討好的意思,「笙笙啊,這麼早給你打電話,沒有打擾到你吧?」

郁笙擰着眉頭,冷聲問道:「有事?」

郁華宗說:「也沒有什麼大事,就是聽說顧老對你不錯,我和你媽媽準備了一些禮物,你看看今天有沒有空回來一趟,把這些禮物帶回去給顧老。」

郁笙心中狐疑,不知道郁華宗這是打哪兒來的消息,不過,他打的什麼主意,她清楚的很,心頭躁意更甚,立即就要拒絕。

許是察覺到了郁笙的不耐,郁華宗緊接著說道:「笙笙,我說過,只要你幫家裡拿到海寧山莊的合作,我就把你奶奶的遺物給你。」

郁笙面色黑沉,壓着火氣,道:「我下午回來。」

說完,郁笙便掛斷了電話,重新倒頭就睡。

一直到下午三點,郁笙才從酒店出來,身上還是昨天領證時的那身衣服,打了輛的士,回到郁家。

一進門,郁笙便看到黑着臉坐在沙發上的殷有容,以及在看到她那刻就換了一個面孔的郁華宗。

在他們面前的茶几上,大大小小放了十來個禮盒,郁笙打眼掃過去,輕易便估算出這些禮物的價值。

心底不自覺的諷笑了下,郁華宗為了海寧山莊,還真的是有夠下血本。

她走過去,不想同他們多交談,伸手就要抱着禮盒離開,卻在觸碰到禮盒之前,聽到殷有容沒好氣兒地說道:「你怎麼還穿着這件破衣服?昨天給你的錢你花到哪裡去了,你是存心想要讓我們在顧家人那裡抬不起頭來是不是!」

他們郁家雖然比不上顧家這種頂級豪門,在寧城也是有頭有臉的名門世家,結果他們家嫁過去的女兒連套衣服都不換,這不擎等着讓人家嘲笑他們寒酸。

她敢肯定,郁笙這個死丫頭就是故意的。

要是換成她的另外四個女兒,哪一個不會把自己收拾的光鮮亮麗,給他們長臉,哪裡會像郁笙這樣。

思及此,殷有容的臉色就更加陰沉了幾分,看着郁笙的目光裏面也充滿了嫌惡。

郁笙掀起水眸看向殷有容,語調淡漠疏離,「我穿什麼和你們都沒有關係,你們要是不捨得那五萬塊錢,我可以退回來。」

說著,郁笙已經掏出手機,作勢就要把錢退回來。

她這個動作,更是把殷有容氣得臉色鐵青,正要咒罵郁笙,就聽郁華宗說道:「笙笙,你這說的叫什麼話,你媽媽只是怕你在顧家被看低,你在顧家代表的不是你自己,還有郁家的臉面,你不能只考慮你自己。」

郁笙正欲開口,就聽一道低磁的聲音傳來,「郁董這話說的我就不贊同了,笙笙既然嫁給了我,那就是我顧家人,我顧家捧着寵着還來不及,又怎麼會看低笙笙?」

聲音由遠及近,話音落下時,顧璟琛頎長落拓的身子已經來到了郁笙身側,長臂輕勾,便將郁笙的細腰攬住,將她帶進他的臂彎之中。

顧璟琛看住郁華宗,道:「還是郁董認為我們顧家是個媚富欺貧的人家,還要笙笙需要穿金戴銀支撐臉面。」

一番話,消打的郁華宗和殷有容臉上都掛不住,他們習慣了攀比這些,尤其是殷有容,早就在富太太圈裏面練就了一身炫耀攀比的手段,就連她養大的四個女兒也都個個練就了一身的本領。

原本,要是嫁給顧璟琛的人是她另外四個女兒之一,她一定會豪擲千金去為其置辦,誰讓嫁給顧璟琛的人偏偏是郁笙,她生下她之後就沒有養過她一天,對她自然是一點兒感情都沒有,她才不捨得為她花錢。

如今她引以為傲的東西,卻被顧璟琛諷刺的一文不值。

而瞧着顧璟琛摟着郁笙的那個親昵勁兒,殷有容更是心口堵得慌。

她暗暗咬牙,看着郁笙的目光里更加的充滿了敵意。

她倒是小看了郁笙,這才過去一個晚上,居然就讓顧璟琛這麼護着她,真是不知道她跟着那死老太婆在山上都學了什麼。

殷有容咬着一口銀牙,在顧璟琛面前卻是不敢發一言。

郁華宗則是在難堪之後,驚喜溢於言表。

他似是嗔怪地對郁笙說道:「笙笙啊,你這和璟琛一起回來的,怎麼也不說一聲,還叫璟琛誤會了我和你媽媽,正好,時間也不早了,我叫廚房去準備,晚上你們就留下來吃飯,我也和璟琛好好的聊一聊。」

他看得出來,顧璟琛對郁笙很滿意,那麼,他就要牢牢地把握住這個機會,最好是讓顧璟琛能夠直接答應海寧山莊的事情。

然而,郁華宗高興不過幾秒,就聽顧璟琛說道:「不必,我和笙笙還有事,先走了。」

說著,顧璟琛便摟着郁笙的腰轉身欲走。

郁笙雖然早就對他摟着自己感到不適,但他既然是來帶她走的,她也就順勢而為,乖巧順從到不行。

這還叫顧璟琛在心中微微驚訝了下,這樣的郁笙可和昨晚的樣子大相徑庭。

郁華宗見兩人就要這麼離開,自然是着急的,但他又不敢真的對顧璟琛端出岳父的架子來攔下他們,只能夠急急地說道:「璟琛,這些是我給顧老準備的禮物,你們一起帶回去吧。」

顧璟琛停住腳步,回頭輕掃了一眼茶几上的禮盒,道:「原來是給爺爺的啊,方才我還以為這些是給笙笙拿來長臉的嫁妝呢,既然不是,那還是你們自己留着吧。」

說完,顧璟琛再不給郁華宗開口的機會,摟着郁笙便走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