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章

第6章

第5章

醫生的話音落下,顧璟琛的臉色便更加冷了幾分。

他視線掃過顧家眾人,壓迫感讓眾人不自覺地屏住了呼吸。

當然,有人心裏有鬼,有人心生怨懟。

顧璟珺仍舊是第一個沉不住氣的,在顧璟琛看向他的時候,立刻便說道:「看我們做什麼,你和你老婆一個沒來,一個遲到,晚餐都還沒有吃,誰知道爺爺吃了什麼亂七八糟的東西。」

這次,陳珂沒有阻止顧璟珺,而是附和地說道:「是啊,我們可都是在一樓等着,倒是你老婆和老爺子一起從樓上下來的,我們都不知道她是什麼時候上去的,更是不知道她有沒有亂獻殷勤。」

郁笙方才在聽到醫生的話之後,就已經沉了臉。

此刻見眾人都朝着自己看過來,躁意更甚。

她站起身,不緊不慢地走過來,卻並沒有理會顧家人,而是看向醫生,問道:「我可以進去看看爺爺嗎?」

醫生似乎早就知道她會這麼問,點了點頭,道:「我讓人帶你去換無菌服,之後就可以進去了。」

郁笙點了點頭,跟着給她領路的護士去換衣服。

很快,郁笙進到了急救室。

如她所料,顧老爺子精神很好地坐在病床上,見她進來,親切和藹地對她說:「笙笙啊,你可真是一位小神醫,吃了你給我的葯,我感覺我都能上戰場殺敵了。」

郁笙水眸微眯,完全不吃他這般親熱的一套,而是直擊要害,「爺爺這是利用我,打算讓我來背鍋。」

顧忠仁兀自巋然不動,並沒有被郁笙拆穿心思的窘迫,而是說道:「笙笙啊,顧家的情況,想必你也看清楚了,我這把老骨頭,哪怕有你這位小神醫救治,怕是也活不了幾年了,你就當爺爺懇求你,幫着阿琛穩住地位,爺爺謝謝你。」

郁笙看着顧忠仁哀求的神情,差一點兒都要信了。

要不是她已經見到了顧璟琛,從他所散發出來的氣場就可以判斷出,顧璟琛絕不是一個需要她幫忙的廢人,他那渾然天成的威壓,哪裡需要她幫他穩住地位。

虧得顧忠仁此刻還做出這種他就是偏疼顧璟琛的樣子。

郁笙沒有戳穿顧忠仁,只是在沉默了好半晌之後,才淡淡地說道:「我以為,您和我奶奶是朋友。」

提及奶奶,郁笙明顯看到顧忠仁的目光微閃,隨即才重新看住她,道:「是,所以爺爺只相信你。」

郁笙不由得咬緊了牙根,與顧忠仁僵持了起來。

不知過了多久,還是郁笙先別開眼去,她說:「一個月,您答應我和顧璟琛離婚。」

讓顧忠仁在醫院裝病重一個月,足夠她查出下毒的人是誰了,也足夠她從郁華宗那裡拿回奶奶的遺物,這是她的極限。

顧忠仁看着女孩兒決絕的臉龐,不由得在心中嘆氣,不愧是她養大的孩子,脾氣一樣一樣的。

他只能妥協,「好,就一個月。」

郁笙沒有再多說什麼,轉身出了急救室。

顧家眾人還等在外面,見她出來,看向她的目光有不善,但更多的是防備和猜疑。

如今,郁笙可是和顧璟琛寫在一個本子上的人,那就是顧璟琛那一派的,二房三房自是將她歸類為敵人,顧紹安和姜舒窈更是百爪撓心,本就和顧璟琛離了心,現在又多了一個要對付的人,叫他們如何能沉得住氣。

醫生按照顧忠仁的吩咐,將顧忠仁送進去了特護病房,不允許任何人進去探視,就連想要從窗口往裏面看一眼都不行。

這一次,就連顧璟琛都沒有成為例外,除了郁笙,沒有人見過顧忠仁,沒有人知道顧忠仁具體如何。

眾人呼啦啦的來,個個帶着滿腔怒氣的回。

回去的路上,郁笙和顧璟琛並排坐在后座上,中間似乎是能夠再坐下兩個人。

郁笙神情淡漠地撐着腦袋,此刻已經凌晨兩點,她早就已經困得不行,偏偏,身旁有一道視線定格在她的臉上,惱人的很。

蹙額扭頭,郁笙瞪向顧璟琛,正欲開口,就聽顧璟琛問:「爺爺和你說什麼了?」

郁笙問:「你指什麼時候?」

顧璟琛冷嗤,嘲諷的不留情面。

郁笙不爽,美目漾怒,半真半假道:「我會一點兒醫,進急救室只是想要看看爺爺是什麼情況,但很抱歉,爺爺昏迷不醒,我沒能看出什麼來。」

顧璟琛聞言,眸色深諳,他篤定郁笙沒有說實話,但此刻,他突然不想要揭穿她。

舌尖一轉,顧璟琛說:「行,反正現在我們是夫妻,你若真做了什麼,我也逃不掉,大不了我和你一起受着。」

郁笙差點兒沒有驚掉下巴,她錯愕地看住顧璟琛,大大的眼睛寫滿了問號。

沒病吧這個男人,一個連結婚證都不願意親自去領的傢伙,現在同她講夫妻共同體了,腦子壞掉了?

郁笙突然就有一些後悔,她花上一些時間也能查到郁華宗把奶奶的遺物放哪兒了,就多餘為了省事領這麼一張結婚證,現在可倒好,狗皮膏藥一樣,想甩也甩不掉。

好在,顧忠仁承諾她只用一個月的時間,一個月而已,忍忍也就過去了,快的很。

收回視線,郁笙閉目靠在椅背上,試圖小寐一會兒。

然而,顧璟琛的視線仍舊黏着在她的臉上,叫她無法忽視。

終於,郁笙的耐心耗盡,睜開雙眼,對着前頭的司機說道:「停車!」

然而,顧璟琛在這裡,司機並沒有聽郁笙的,而是從後視鏡中詢問顧璟琛的意思。

在得到了應允之後,司機才將車子停下來。

郁笙瞪了一眼司機,拉開車門下車。

此時路上車輛稀少,郁笙也沒有打車的打算,正好馬路對面就是一個酒店,她抬腳就要過去。

「喂!」

身後傳來顧璟琛的聲音,緊接着,是顧璟琛從車上下來,邁步走至她的身旁。

顧璟琛說:「怎麼?新婚夜想在酒店度過?」

他倒是不介意。

郁笙抬眸看向他,冷諷道:「你心挺大呀,你爺爺病重在醫院,你還有心思想這碼事。」

顧璟琛絲毫沒有被她譏諷到,反而是說道:「爺爺不止一次向我提到想抱曾孫,我若是努力一點,說不定能實現他這個願望,說不定他一高興,病就好了,夫人覺得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