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章

第5章

第4章

郁笙朝着顧茵茵看過去,女孩子年紀不大,一身華貴的禮服,勾勒着姣好的身材,頭髮梳得精緻優雅,戴着一頂鑽石發冠,成套的珠寶更是彰顯着她的矜貴。

與年紀不符的打扮讓她不像是備受寵愛的公主,而像是一個被拿來炫耀的物件兒,和她的禮服珠寶無差。

顧茵茵迎上郁笙的視線,似是這才意識到自己方才這話說的傷人,立馬露出一個被訓練出來的笑容來,歉意不達眼底地對郁笙說道:「三嫂,你別誤會啊,我不是針對你,我只是擔心我三哥不高興。」

郁笙不認為顧茵茵和顧璟琛能有多親近,但這並不妨礙她配合做戲,淺淡地笑了一下,郁笙說道:「理解,不過,若是你能在你三哥面前為我美言幾句,說不定你三哥和我都能高興。」

顧茵茵張了張口,卻是被郁笙這不按常理的話語給堵得無法繼續。

她訕訕地笑了一下,道:「三嫂理解就好。」

瘋了吧,讓她在顧璟琛面前說好話,她巴不得他們鬧得雞犬不寧好嘛。

就在這時,顧忠仁突然劇烈地咳嗽了起來。

原本容光煥發的臉因這咳嗽漲紅起來,緊接着,一口濃黑的鮮血吐了出來,在地面上濺開,有幾滴甚至濺到了幾位女士的禮服裙上。

登時,顧家上下亂作一團,甭管真心不真心,幾乎都在第一時間圍了過來。

「爸!」

「爺爺!」

尖叫聲此起彼伏,像是生怕自己慢了別人一步,少了表現的機會。

郁笙在眾人圍過來的時候,就不着痕迹地退到了一旁,抱臂圍觀着這荒唐的一幕。

終於,在確定顧忠仁已經昏迷了的時候,眾人聲音才逐漸緩落下來,顧紹安此刻才說:「聯繫趙醫生,先送爸去醫院。」

呼呼啦啦一眾人,各自上車前往醫院,郁笙被落在後面,沒有人記得她,沒有人要帶上她。

還是江焱在數量車駛離之後,來到郁笙的跟前,對她說道:「三少夫人,我送您去醫院。」

郁笙睇了他一眼,沒有磨蹭,自顧地坐進車裡。

開車的人不是江焱,他上了副駕駛,正在給顧璟琛打電話。

「琛哥,您還是先回來一趟吧,瞿老那邊怕是來不及了。」

郁笙坐在后座,手肘撐着車窗,並不是故意要聽江焱打電話,但他說的內容,卻是一字不差地落在她的耳里。

瞿老,瞿巍,國醫聖手,也是藥劑大師,傳聞中他所研製的藥丸有起死回生的效用,看來,顧璟琛今天沒有親自來領證,倒是情有可原。

只是不知道,他若是知道他所去求取的藥丸,已經被顧忠仁吃下了,會是什麼反應。

郁笙,瞿巍的關門弟子,醫術師承瞿巍,青出於藍。

那藥丸,也是郁笙研製的,只不過,她嫌麻煩,見識過上門相求瞿巍能夠醫治的病人是何等執着,為了躲避這種麻煩,便打着瞿巍的名義,為此,沒少被瞿巍修理。

想到那小老頭被她氣得吹鬍子瞪眼的樣子,郁笙沒有忍住,低笑了一聲。

笑聲很淡,卻清楚地透過江焱的手機傳進了顧璟琛的耳朵里。

江焱清楚地聽到了顧璟琛登時沉下去的氣息,不由得從後視鏡裏面看向郁笙,他們這位三少夫人沒毛病吧,就算跟他們老爺子沒有感情,但也不至於笑起來吧。

隔着手機,他都能夠感受到顧璟琛的怒氣。

郁笙察覺到江焱的視線,狐疑地問道:「怎麼?」

江焱生怕郁笙再說點兒什麼驚人的話語,把顧璟琛氣出個好歹來,忙掛斷了電話,卻並沒有對郁笙解釋什麼。

正好,車子已經駛入了醫院。

郁笙是最後到的,顧家眾人都滿臉焦急、擔憂地站在急救室門口,若不是在顧家時看到了他們的不滿和怨憤,郁笙都要以為顧家是個多麼和睦美滿的大家庭。

挑了個順眼的座位坐下來,郁笙完全的事不關己。

她給顧忠仁吃的藥丸並不會給身體帶來副作用,相反的,是將他身體內的毒素給逼出來,那口血之所以那麼黑,也是因為那毒的原因,吐出來之後,顧忠仁的身體會輕快不少。

不過,他身體中毒已經有數年,加上上了年紀,讓他一下子無法承受,這才昏迷過去。

郁笙是一點兒都不擔心,顧忠仁會因為她給的藥丸損害了身體。

然而,她的這副樣子,落在顧家眾人的眼中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搶救進行了三個小時,隨着時間的流逝,郁笙的眉頭慢慢地蹙起。

她用的葯她了解,根本不可能搶救這麼長的時間。

難不成,顧忠仁的身體還有她未發現的病症。

正想着,一陣急促的腳步聲傳來。

郁笙朝着聲音的方向看過去,就看到一個頎長挺拔的身影踏着夜色而來。

四月的寧城,夜裡仍舊有幾分寒涼,男人卻是只着一件黑色襯衫,帶着冷冽的氣息,渾身散發著不可靠近的清冷氣息。

郁笙未動,只視線定格在男人的臉上,隨着他的靠近移動。

顧璟琛在視野無礙的第一時間便看到了坐在長椅上的女孩兒,同傳聞中的土氣粗鄙沾不上半點兒關係,她的臉龐可以用世間僅有來形容。

慵懶的坐姿宣告着她此刻的事不關己,加上眼底透出來的不耐躁意,更是在告訴他,她對急救室里的老人家的死活毫不關心。

如此冷漠,叫顧璟琛心頭湧起一抹惱火。

他並未同郁笙交談,甚至,連個招呼都沒有打,便漠然地從她身旁經過。

修韌的長腿從郁笙的眼前晃過,郁笙回神時,長腿的主人已經到了急救室的門口。

郁笙心底輕嗤了一聲,收回視線,繼續猜測急救室里的情況。

恰在這時,急救室的門打開,醫生從裡頭出來,無視顧家眾位長輩,徑直看向顧璟琛,道:「顧老現在的情況已經穩定了下來,之後需要靜養一段時間,放心。」

顧璟琛微微頷首,問道:「能查出是什麼原因導致的嗎?」

醫生似是猶豫了一番,這才說道:「我們經過血液檢驗,查到顧老吃了和藥物相剋的東西,具體是什麼,還要問問你們自家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