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章

第4章

第3章

樓下。

除了顧璟琛,顧家大房、二房、三房的眾人都在,隨着時間一分一秒地過去,眾人的臉色也越發的難看了起來。

二房夫人喬媛苡最先不滿,將茶杯重重地放在了茶几上,沉着臉道:「不過是個小門小戶的鄉野丫頭,這是在給我們擺什麼譜,讓這麼多長輩在這裡等着她,真把自己當個人物。」

有了喬媛苡打頭陣,早已不滿的三房夫人陳珂便立即應和起來,話語直指顧璟琛的母親,如今的顧家主母姜舒窈,「二嫂說的對呀,大嫂,我們這些做叔叔嬸嬸的倒是沒有關係,你這可是做婆婆的,那丫頭這麼不把你放在眼裡,這是要踩到你的頭上了啊。」

說著,陳珂又狀似恍然大悟般,哂笑了下,道:「不過,這倒是也可以理解,璟琛自小就不聽大嫂的,娶的老婆怕是早就已經通了氣,不必敬重大嫂。」

這話,叫本就臉色難看的姜舒窈更是登時沉了臉,狠狠地瞪住陳珂,冷聲道:「閉上你的嘴,我和阿琛如何,輪不到你來管。」

陳珂撇了撇嘴,倒是沒有再繼續。

喬媛苡卻在這時說道:「大嫂也別不高興,三弟妹這也是為了你考慮,從前阿琛再怎麼樣也只有你這一個媽,得了什麼好處都得孝敬到你這裡,現在阿琛娶了老婆,這些以後可都是人家的,這要是娶了個能幫得上阿琛的也就算了,現在娶了這麼一個上不了檯面的,還能有多少剩下來給你,我都替大嫂屈得慌。」

這話,無疑是重重地在往姜舒窈的心上扎刀子。

天知道自從八年前的事情之後,她和顧璟琛就離了心,她那些顧璟琛孝敬她的東西,都是她自己弄來撐面子的,如今喬媛苡故意提起來,就是要讓她有苦難言。

落在大腿上的手不由得攥緊,她此刻的境地,都是郁笙那個死丫頭造成的,顧璟琛和她不和就算了,她怎麼允許一個鄉野丫頭騎在她的頭上,她的臉面往哪兒擱!

正想着,一陣輪椅聲響起,是顧忠仁從電梯里出來。

眾人交談的聲音停止,目光齊刷刷地看過去,只見患病已久的顧忠仁此刻精神非常不錯,單是這一點,就已經讓眾人心思各異。

而此刻並不是關心這一點的時候,眾人的視線已經齊齊落在了推着輪椅的郁笙身上。

女孩兒穿着一件乾淨利落的白色襯衣,頭髮慵懶地挽在腦後,未施粉黛的臉龐仍舊瑰姿艷逸,抬眸望向眾人的視線帶着淡淡疏離,只一眼,便叫在場的所有人心頭驚異,一個小門小戶被丟在鄉下的野丫頭,怎麼會有如此迫人的眼神和氣場,站在顧忠仁身後竟然不輸半分。

若不是她身上那一看就沒有任何品牌的衣衫證明了她的出身卑廉,就憑剛才那一瞬,都要讓人以為她是哪家精心培養的名門閨秀。

當然,這念頭也只存在一瞬間而已。

郁笙不知眾人心中所想,只是不着痕迹地將每個人的神情都觀察了一番,顧忠仁身體內的毒顯然是顧家內部的人所下的,而且,還是一個長期的、慢性的毒藥,她方才給顧忠仁施了針,也將她特意去取來的藥丸給顧忠仁吃了下去,解毒一時半會兒達不到,但可以讓顧忠仁的身體比之前好上許多,這必然會讓下毒的人意外不安,她要將那人找出來。

然而,讓郁笙失望的是,眾人雖然神情詫異,卻並沒有明顯因為顧忠仁身體的,這也就讓郁笙不禁猜疑,這到底是因為那下毒的人心思太重,太過於擅長偽裝,還是因為那人根本就不在現場。

思及此,郁笙雙眸深諳,不在這裡的顧家人,可就只有顧璟琛一個。

難道……

想着,郁笙就聽到顧忠仁對眾人說道:「給大家介紹一下,這是郁笙,璟琛的妻子,以後見到她猶見璟琛。」

此話一出,本就安靜的氛圍更加靜默了幾分,顧家二房和三房的眾人臉色難看到極致,就連顧璟琛的父親顧紹安都鐵黑了一張臉。

早在五年前,顧忠仁就已經將顧氏集團交給了顧璟琛,雖然說對外顧家的家主仍舊是顧忠仁,但所有人都知道,誰掌權了顧氏集團,誰才是顧家真正的家主。

顧忠仁也早就放話出去,見顧璟琛如見顧忠仁,整個顧家,由顧璟琛做主。

如今,顧忠仁這是讓郁笙同顧璟琛一個待遇,要讓顧家所有人敬重郁笙,這分明是在打他們所有人的臉。

顧家二房長子顧璟珺重重嗤笑了一聲,嘲諷道:「爺爺還真的是始終如一地偏心三弟。」

明明他才是顧家的長孫,就因為不是大房所生,就得處處矮了顧璟琛一頭,就連娶妻這件事情,他都要排在顧璟琛後面,叫他如何能服氣。

顧忠仁銳利地掃向顧璟珺,對他的譏嘲絲毫不在意,只是道:「我早說過,我們顧家能者為尊,我給你和璟琛的機會是一樣的,你技不如人,找借口只會讓你更加的廢物。」

顧璟珺的臉色青一陣紅一陣,最後黑的徹底。

若不是陳珂在背後拽了下他的衣服,他真的要不管不顧地衝口而出了。

郁笙將此看在眼裡,卻是將顧璟珺的嫌疑減少了幾分。

如此衝動的人,即便有下毒的狠心,也沒有隱藏這麼長時間的腦子。

不過,顯然,她已經被這個人給記恨上了。

唇線緊繃,郁笙不禁重新思考,她被顧忠仁選中嫁給顧璟琛的原因到底是什麼。

顧忠仁視線從眾人臉上掃過,道:「還有誰不滿,現在都說出來,看在今天是我們顧家大喜的日子的份兒上,我不苛責任何人。」

說著,他聲音驟然凌厲起來,「過了今日,若是讓我知道你們為難笙笙,後果自己掂量。」

這話,更是叫眾人憤懣到了極點。

一個外人,叫顧忠仁這麼護着,憑什麼!

三房女兒顧茵茵終是沒有忍住,對顧忠仁說道:「爺爺,您這是不是有一點兒太強權了,您都不考慮三哥的心情嗎?這麼逼迫三哥娶她,三哥到現在連家都不回了,還不能說明問題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