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章

第2章

第1章

寧城四月,春風拂面。

郁笙從一輛的士上下來,徑直走至民政局門口。

那裡已經停了一輛低調的黑色車子,只有車牌號囂張到格外醒目。

郁笙走至後門處,對着車窗敲了兩下,帶着些許不耐的清冷語調對着車內的人說:「顧總,我是來和你領證的郁笙,麻煩你動作快一點兒,我趕時間。」

車內無人應答,郁笙的眉間輕輕蹙起,對這個即將與她寫在同一個本子上的男人印象極差。

要不是為了拿到奶奶的遺物,她是絕對不會回到郁家,答應郁華宗的條件。

前方副駕駛位的車門打開,一個身穿利落西裝的男人從車上下來,公事公辦地對郁笙說道:「郁五小姐,三少今日不在寧城,領證的事宜全權交於我代為辦理,我是江焱,三少的助理。」

郁笙上下打量了一番江焱,冷嗤了一聲,「給我下馬威?嘁,一張結婚證而已,和誰領不是領。」

音落,郁笙便抬腳朝着民政局裏面走,餘光都沒有再給那輛車一個。

半小時後,辦理好了結婚證,郁笙大步走出來。

江焱訝異郁笙腳步之快,大步追了過來,道:「三少夫人,三少給您安排的居所在鉑萃園,我先送您過去。」

郁笙停住腳步,對江焱說道:「證領了,我和你們三少的任務也就完成了,至於我之後住在哪裡,和他無關。」

說完,郁笙便抬手攔車。

江焱想攔沒敢攔,望着已經揚長而去的的士,向來一絲不苟的臉上有一些皸裂,他還有話沒有說完呢,可他們這位新上位的三少夫人,怎麼和傳聞中的軟弱可欺一點兒都不一樣。

正想着,手機鈴聲響了起來,是顧璟琛的電話。

江焱一五一十地把領證的情況彙報給了顧璟琛,隨後,試探地問道:「琛哥,今晚的家宴怎麼辦?」

原本今晚的家宴就是特意為了顧璟琛和郁笙舉辦的,是要正式向所有人介紹郁笙的身份,顧璟琛今天臨時有重要的事情去了海城,當然,他也是有意想要試探一下郁笙的底,看看他若不在,她在顧家那個人人都心懷鬼胎的環境當中能否從容應對。

眼下,倒是他們始料未及。

顧璟琛默了默,道:「既然我們沒有機會告訴她,就讓能告訴她的人告訴她,晚宴,她必須來。」

江焱應聲掛斷電話,旋即,又撥打了一個電話出去。

*

郁笙再次從的士上下來,是在一棟別墅前。

寧城郁家,她親爹親媽和四個姐姐一個弟弟所在的地方。

眯眸凝視了一番這棟別墅,郁笙才按響了門鈴,許久,才有傭人小跑着過來開門,見到郁笙,不情不願地叫了聲,「五小姐。」

郁笙沒有和下人計較的心情,只涼涼地掃了那人一眼,便自顧地往裡頭走。

客廳內,一個衣着華美的婦人正在翻着圖冊,挑選着珠寶,聞聲看過來時,對上郁笙的視線,嫌惡頓時溢出雙眸。

「啪」地一聲,圖冊被扔在茶几上,殷有容冷着聲音開口,「都領證了,你不去顧家,來這裡做什麼?這麼沒有規矩,連累着我們也要跟着你被顧家笑話。」

郁笙從未體會過母愛的心仍舊不可控制地被蜇了一下,她眉目冷情地看着殷有容,語調譏諷地道:「你們若是沒有叫我回來和顧璟琛結婚,沒有人知道郁家還有我這麼一個人。」

三歲就同奶奶一起被送到了山上,從此郁家對她不聞不問,即便是知道郁家有個五小姐的人,也早就以為她是早夭了,若不是因為三個月前她有事不在山上,奶奶突發心梗去世,讓郁華宗把奶奶的後事處理了,她又怎麼可能會被郁華宗以奶奶的遺物威脅,讓她以郁家女兒的身份嫁給顧璟琛。

當她願意同郁家扯上關係不成。

殷有容聞言瞪着郁笙,怒不可遏,「你說的這叫什麼話,我們送你上山是為了給你保命,要不你能活到現在?如今不過是叫你為家裡做點兒貢獻,看你那德性,好像我們都欠你的似的。」

郁笙眼裡嘲諷更甚,卻並沒有再開口,她不想與殷有容爭論什麼,因為清楚,殷有容對她的嫌惡是發自內心的,她們之間的那點兒血緣並不能代表什麼。

然而,郁笙的這般模樣,卻叫殷有容更加的來氣,指着郁笙的鼻子就破口大罵。

「在吵吵什麼!」

樓梯處傳來了一聲厲呵,緊接着,便是一道略顯臃腫的身影從樓梯上下來,臉上像是凝了霜,渾身都散發著低氣壓。

郁笙坐在沙發上沒有動,只在郁華宗的視線看過來的時候,說道:「證已經領了,把奶奶的東西給我。」

郁華宗不滿郁笙的態度,但想到之前接到的那個電話,忍着脾氣沒有發作,而是頗有耐心地對郁笙說道:「笙笙啊,這事兒不是這麼算的,你現在雖然是和顧璟琛領證了,但是,顧家人都還不認識你,寧城更是沒人知道,我們兩家已經結為了親家,那這個證領的可就沒有任何的意義,你說是不是這麼個道理。」

郁笙看着郁華宗那張滿是算計的臉龐,冷嗤道:「你這是坐地起價,當初可是你說的,只要領了證,東西就給我。」

現在這樣出爾反爾,簡直厚顏無恥。

郁華宗說:「你也沒有必要把話說的那麼難聽,你雖然沒有在家裡長大,但怎麼也是我們郁家的女兒,結了婚給娘家謀福利本就是你應該做的,這樣,顧家正在籌備海寧山莊的項目,只要你能夠讓顧家同意我們的加入,你奶奶的東西,我就交給你。」

郁笙匪夷所思地看着郁華宗,似是要看出他是如何能夠提出這種要求來的,海寧山莊,他倒是真敢張這個口。

沉默了良久,郁笙從沙發上站起來,居高臨下地看着郁華宗,道:「這是第二次,你別後悔。」

說完,郁笙便轉身離開了郁家。

殷有容氣不打一處來,抱着雙臂不滿地說道:「我就說讓箏兒她們誰嫁過去不行,你偏不聽,你瞅瞅她那個樣子,像是會為我們考慮的嗎?」

郁華宗的神情也是非常的不痛快,睇了殷有容一眼,道:「你當我不想,顧老親自點名要的郁笙,我能怎麼辦。」

殷有容被堵得說不出話來,真是不知道顧家那個老不死的東西是被什麼蒙了心,她四個優秀出眾的女兒看不上,非得看上郁笙那個死丫頭。

不過,她是不會就這麼算了的,眼珠轉了轉,殷有容心中有了自己的打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