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章

第1章

寧城四月,春風拂面。

郁笙從一輛的士上下來,徑直走至民政局門口。

那裡已經停了一輛低調的黑色車子,只有車牌號囂張到格外醒目。

郁笙走至後門處,對着車窗敲了兩下,帶着些許不耐的清冷語調對着車內的人說:「顧總,我是來和你領證的郁笙,麻煩你動作快一點兒,我趕時間。」

車內無人應答,郁笙的眉間輕輕蹙起,對這個即將與她寫在同一個本子上的男人印象極差。

要不是為了拿到奶奶的遺物,她是絕對不會回到郁家,答應郁華宗的條件。

前方副駕駛位的車門打開,一個身穿利落西裝的男人從車上下來,公事公辦地對郁笙說道:「郁五小姐,三少今日不在寧城,領證的事宜全權交於我代為辦理,我是江焱,三少的助理。」

郁笙上下打量了一番江焱,冷嗤了一聲,「給我下馬威?嘁,一張結婚證而已,和誰領不是領。」

音落,郁笙便抬腳朝着民政局裏面走,餘光都沒有再給那輛車一個。

半小時後,辦理好了結婚證,郁笙大步走出來。

江焱訝異郁笙腳步之快,大步追了過來,道:「三少夫人,三少給您安排的居所在鉑萃園,我先送您過去。」

郁笙停住腳步,對江焱說道:「證領了,我和你們三少的任務也就完成了,至於我之後住在哪裡,和他無關。」

說完,郁笙便抬手攔車。

江焱想攔沒敢攔,望着已經揚長而去的的士,向來一絲不苟的臉上有一些皸裂,他還有話沒有說完呢,可他們這位新上位的三少夫人,怎麼和傳聞中的軟弱可欺一點兒都不一樣。

正想着,手機鈴聲響了起來,是顧璟琛的電話。

江焱一五一十地把領證的情況彙報給了顧璟琛,隨後,試探地問道:「琛哥,今晚的家宴怎麼辦?」

原本今晚的家宴就是特意為了顧璟琛和郁笙舉辦的,是要正式向所有人介紹郁笙的身份,顧璟琛今天臨時有重要的事情去了海城,當然,他也是有意想要試探一下郁笙的底,看看他若不在,她在顧家那個人人都心懷鬼胎的環境當中能否從容應對。

眼下,倒是他們始料未及。

顧璟琛默了默,道:「既然我們沒有機會告訴她,就讓能告訴她的人告訴她,晚宴,她必須來。」

江焱應聲掛斷電話,旋即,又撥打了一個電話出去。

*

郁笙再次從的士上下來,是在一棟別墅前。

寧城郁家,她親爹親媽和四個姐姐一個弟弟所在的地方。

眯眸凝視了一番這棟別墅,郁笙才按響了門鈴,許久,才有傭人小跑着過來開門,見到郁笙,不情不願地叫了聲,「五小姐。」

郁笙沒有和下人計較的心情,只涼涼地掃了那人一眼,便自顧地往裡頭走。

客廳內,一個衣着華美的婦人正在翻着圖冊,挑選着珠寶,聞聲看過來時,對上郁笙的視線,嫌惡頓時溢出雙眸。

「啪」地一聲,圖冊被扔在茶几上,殷有容冷着聲音開口,「都領證了,你不去顧家,來這裡做什麼?這麼沒有規矩,連累着我們也要跟着你被顧家笑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