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盜墓:我,張起靈他哥,稱霸九門第8章 殺瘋了在線免費閱讀

盜墓:我,張起靈他哥,稱霸九門第9章 你想當族長嗎?在線免費閱讀

「小官……」

白則話還沒說完,便直直的倒了下去。

張良吉一手接住了他,摸了一下脈搏,強勁有力,沒有什麼大礙。

這時候,已經受傷,肩膀還在滴血的張瑞文跑了過來,滿臉的擔憂。

他喜歡白則這個孩子,因為他與白則的母親血緣關係近,也是因為白則很對張瑞文的脾氣。

「長老,他沒事吧?」

「沒事,他體內的力量太強大了,一個孩子根本控制不了。」

張良吉將白則抱起來,送回了小官的房間。

而遠處的張啟山等人,看着這一幕,不禁眉頭緊鎖。

強,太強了!

張啟山之前跟白則打架的時候,故意激怒他,以為這小子已經施展了絕大部分實力,可是如今一看,他根本連兩分力都沒用。

難道他們之間的差距這麼大嗎?

這時候,一個瘦高的男孩走了過來,取出藥品為張啟山包紮。

「日山,你自己也受傷了,你先包紮吧。」

「沒關係,我傷的不重,啟山哥,我先給你包紮。」

張啟山沒有拒絕,而是看着白則的房間,顯然是有心事。

「日山,你看到剛才他的身手了嗎?」

「看到了。」

「你覺得他怎麼樣?」

「放眼全族,年輕一輩沒有敵手,就算是那些成年人,也不一定有多少打的過他。」

「我們的差距這麼大嗎?」

張啟山不免有些傷感,一個十歲的孩子,內心的情感還是很豐富的。

他就是屬於那種早熟的孩子,外面的孩子十歲的時候,估計也就剛開始讀私塾,而張啟山已經是讀了不少書,甚至身手在年輕一輩也是頂尖。

這一切都是因為他心中的一個想法,完成父親的心愿。

張啟山的父親是與外族通婚,因此被逐出張家了,但是在路上遇到了土匪,被槍殺。

而年幼的張啟山被帶回張家。

張啟山從小就刻苦訓練,成為了超越內門孩子的外門人,可是,突如其來的白則打破了他的幻想。

原本他覺得憑藉自己的實力,還是有可能成為族長的,但是現在看來,沒什麼希望了。

白則太強了,雖然他沒有爭強好勝的心,但有些時候,他不想當族長,也會有人讓他當的。

張日山看出了張啟山的擔憂,淡淡說:「其實,你可以直接問問他,我感覺他挺好說話的,只是外表看起來凶。」

「他不想當,就不會當族長了嗎?長老們可是非常看中他的。」

「那不一定,如果他離開張家呢?他這種人,不應該守着張家的。」

張啟山的眼中突然出現了光,因為張日山的說法讓他又有了希望。

白則會一直留在張家嗎?

也許他真的會離開張家,有些人,就是要在外面飛的。

等他醒了,問一問就知道了。

張良吉將白則放到床上,查看白則的傷勢。

這小子現在渾身是血,完全就是一個血人。

但是,沒有一處血是他的,都是那些土匪的。

而此刻,白則身上的火麒麟紋身正在慢慢消退,很快便消失了。

張良吉也是第一次見到火麒麟紋身,這東西在張家可是稀罕物。

火麒麟紋身能夠給予擁有者強大的力量,這是血脈的力量,是張家遠祖血脈之力。

可以理解為一種返祖現象。

這種紋身的擁有者可以擁有強大的實力,剛才白則已經展現出來了。

但是,缺點也是非常明顯。

狂暴的血脈之力如果控制不住,就會讓人陷入癲狂狀態。

如果剛才不是張良吉制止了白則,那麼他就可能鑄下大錯。

殺害同族之人,在張家只有一個結果,那就是在祠堂被處決。

火麒麟紋身的力量過於強大了,白則只是一個五歲的孩子,這力量還不適合他。

不加以控制,恐怕他會完全癲狂,做出一些危險的事。

唯一能喚醒他的,估計只有小官了。

在這一刻,張良吉做出個決定。

必須讓白則儘快接受訓練,只有身體強大了,才有機會掌握火麒麟帶來的力量。

雖然白則已經很強了,但是他學習的招式有限,應該沒有接受過完全系統的訓練,這孩子更多的就是本能反應。

所以,張良吉決定單獨給白則找個老師。

其他孩子都是在一起訓練的,但是白則顯然已經不適合一起跟他們訓練了,這樣會對那些孩子心裏是個打擊。

所以,只有單獨訓練。

其實,在張良吉心裏,白則的老師已經選好了。

第二天一早,白則醒來之後,發現村子裏非常安靜,張家人似乎還沒有起床。

而村子裏昨晚的戰場,此刻已經變得非常乾淨,絲毫看不出什麼痕迹。

地面上甚至沒有一絲血跡,白則都以為自己眼瞎了。

這不是白則眼瞎了,而是張家人做事迅速,打掃戰場都是連夜完成的,地面上的血跡被清洗的非常乾淨。

不得不說,張家人辦事效率就是高。

昨晚村口好像被燒了,是那些土匪放的火。

此刻,大火已經被撲滅,但是還有白煙緩緩升起,告訴白則昨夜發生當一切都是真實的。

也不怪白則恍惚,這裡的確不像是昨晚發生過大規模血戰。

白則對昨夜的事情,只記得自己提着刀殺人,後面就完全忘了。

他從來沒出現過這種狀況。

就在他思考自己是怎麼了的時候,祠堂方向響起了聲音。

白則趕過去的時候,發現這裡已經聚滿了人,都是張家人,有些人身上還帶着傷。

原來他們不是沒睡醒,而是一夜未睡。

在祠堂門口,擺放着五個擔架。

擔架上是五具屍體,全都是昨夜被土匪打死的。

張家人不是神,雖然有血脈之力,可以長生,但依舊是血肉之軀,也是會被殺的。

昨夜的激戰,張家人死了五個,傷了二十多個,可以說損失很大。

這五個人的屍體被放在祠堂門口,就是告訴他們,要去向先祖報到去了。

之後,他們的屍體會被收斂,等到統一時刻,放入張家古樓。

白則站在人群中,臉色不太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