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盜墓:我,張起靈他哥,稱霸九門第7章 土匪奇襲在線免費閱讀

盜墓:我,張起靈他哥,稱霸九門第8章 殺瘋了在線免費閱讀

張家無論男女老幼,都是有身手的,面對這些土匪,絲毫不懼。

基本沒有經過組織,張家人各自投入戰鬥,對着前面的騎兵就衝過去。

只是,現如今已經是槍炮時代,那種冷兵器不佔優勢。

只聽槍聲響起,瞬間就有兩個張家人倒地。

白則被瞬間驚醒,小官也醒了,開始不斷的哭。

「小官乖,不哭,哥去看看外面的情況。」

雖然沒有見到外面的景象,但是聽這喊殺聲就知道事情不妙。

甚至還有放炮的聲音,格外的響。

白則沒有見過槍,自然不知道那是槍聲,他只以為那是放炮。

當白則打開門之後,看到的是一幅人間煉獄景象。

到處都是張家人在戰鬥,有些手持簡陋武器的土匪,僅僅一個照面就被張家人砍翻在地。

還有一些張家人面對的是一些騎馬的土匪,這些人手裡拿着棍子,對着誰,誰就會倒下。

已經有不少張家人倒在了血泊之中,生死不明。

就在白則站在門前查看的時候,一個手持長槍的土匪看到了他,將槍口對準白則。

這時候的白則還在震驚,他雖然出手狠辣,卻從沒殺過人,更何況眼前死的都是他的族人。

他好不容易有個家,不允許就這麼被破壞。

但是他沒看到對準自己的槍口,只聽一聲槍響,一個身影倒地。

「快進屋,別出來!」

中槍的不是白則,而是張瑞文。

他看到土匪對準了白則,快速擋在白則面前。

好在他用的是肩膀擋子彈,沒有生命危險。

「我讓你進屋,照顧好小官,這裡不需要你。」

說罷,張瑞文一抬手,射出一枚飛鏢,正中那個土匪的眉心。

白則看着張瑞文從手指滴落的血液,一瞬間眼睛就紅了,身上的火麒麟紋身若隱若現。

這是他剛剛認可的家,不允許有人破壞,不允許有人傷害他的家人。

這是他和小官的家!

只見白則身上的火麒麟紋身全部出現,整�司戀戰南夜��紋身變得通紅,甚至將周圍的皮膚都變紅了。

在場的所有人都感覺到了一股強大的氣場,好似一頭猛獸。

就連那些土匪都察覺到了,他們好像被猛獸盯上,渾身感覺到一股由內而外的寒冷。

而白則緩緩朝着那些土匪走去,順手從地上撿起一把刀。

那些土匪,包括張家人,此刻都愣住了。

在他們面前的明明只是一個五歲的孩子,怎麼宛如殺神一般?

張啟山此時也在人群中,看着眼前的一幕。

他現在知道,為什麼族人都相信白則了。

為首的土匪最快反應過來,盯着白則大喊:「快殺了他!」

土匪為什麼會想先殺一個孩子?

因為他們怕了,這個孩子的氣勢太恐怖了,根本不是孩子該有的,留着他,只能是禍害。

所有拿着槍的土匪都瞄準了白則。

這時候,張家人開始攻擊這些土匪,他們不會允許白則受傷害。

但還是有土匪開槍了,白則一個瞬移便離開了原來的位置,幾乎就是一個殘影。

一直盯着他的張瑞文不禁嘖嘖稱奇,他都不知道這孩子哪來這麼快的速度,原來他一直都在隱藏實力。

張家的長老們也都面面相覷,這個孩子城府好深,居然一直都在隱藏實力?他到底有多強啊。

白則手中長刀拖地,眼神陰暗的盯着那些土匪。

只是一瞬間,他便消失在眾人視線,下一秒,他就出現在一個土匪面前,高高躍起,一刀砍掉了這傢伙的腦袋。

土匪瞪大雙眼,還是一副驚訝的表情,根本不知道自己怎麼死的,他的腦袋便在地上滾着。

後面那些土匪驚呆了,這他娘的就是殺神啊。

土匪頭子舉槍便射,但是當他看清之後,發現白則又消失了。

緊接着,四周響起了慘叫聲,不斷有人跌落馬下。

張家人也愣住了,沒有人動手,這裡變成了白則的屠殺戰場。

「撤,快撤!」

土匪頭子想跑,大喊一聲,便朝着村口縱馬狂奔。

結果,他還沒跑多遠,整個人就飛了出去。

那匹馬被活生生劈成兩半,連一聲慘叫都沒發出。

而土匪頭子,在地上滾了幾圈,這才穩住身形。

他的槍摔飛了,此刻沒有武器,而他想找槍的時候,卻發現面前站了一個人。

那是一個皮膚黝黑的矮小男孩,肩膀上還有麒麟紋身。

「我……我……」

他還沒說完,就被白則砍掉了腦袋。

餘下的土匪見老大都死了,根本顧不得同伴,村口就是他們唯一的生路。

但是,餘下的張家人也不是好惹的,全都加入了戰鬥。

那些土匪根本就跑不到村口,就被殺死。

白則一個人不斷的跳躍,砍頭,速度很快。

這裡彷彿是一場專屬於他的屠殺遊戲。

白則在之前沒殺過人,這一次,他算是開了殺戒,雙眼變得血紅,見人便殺。

不一會,衝進村子的四十多個土匪無一倖免,全被解決了。

而白則長刀拖地,雙眼血紅的看着其他人。

只見他快速朝着一個張家人衝過去,手中的長刀舉起,似乎下一秒就要砍過來。

而這個張家人根本沒有反應過來,當他想舉起刀反抗的時候,白則的刀已經到了。

這個人覺得自己要死了,甚至都做好了去見先祖的準備。

然而,刀卻沒有落下。

只見白則的刀被一隻大手抓住了,不,準確的說是兩根奇長刀手指。

手指的主人正是張良吉。

「這孩子殺瘋了,去把聖嬰抱來!」

白則雙目通紅,身上的火麒麟紋身變得近乎是紅色,好像會燃燒一般。

他現在誰也不認識,只是想殺人,即使面對張良吉也是如此,想要掙脫束縛,拔出長刀,卻根本做不到。

刀就像是長在他手上似的,白則弄不出來。

白則索性放棄長刀,朝着張良吉打出一拳。

就在此時,一個嬰兒的哭聲響起。

是有人將小官抱出來,聞到血腥味的小官開始大哭。

正是這一聲大哭,讓白則的雙眼恢復正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