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clarknational.com/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盜墓:我,張起靈他哥,稱霸九門 盜墓:我,張起靈他哥,稱霸九門第7章 土匪奇襲在線免費閱讀_伊潤小說
◈ 盜墓:我,張起靈他哥,稱霸九門第6章 汪家在線免費閱讀

盜墓:我,張起靈他哥,稱霸九門第7章 土匪奇襲在線免費閱讀

這是一種不完全的長壽能力,吃過丹藥後的人,只能活到一百歲,外表看與張家人無異,可是到一百歲的時候,他們就會變成血屍。

要麼自殺,要麼就會被同伴殺死。

數百年來,汪家一直都在對付張家,目的就是想要獲得長生的秘密。

但是,他們一直未能如願。

汪家是一個進步較快的家族,他們不崇尚血統問題,會吸收很多外來人,只有汪家的核心層才是真正的汪家後人。

隨着時代的發展,他們開始將勢力伸向了各地,有從政的,有從軍的,也有成為實業家賺錢的。

各行各業都有汪家人的影子,他們確實比張家繁盛多了。

張家一直處於一種半入世半隱居的狀態,對於世俗的掌控也越來越弱。

曾經的他們也是出將入相的,現在卻不行了。

最為隱秘的長壽家族,應該是墨脫的康巴洛部落,他們一直都是一種隱居的狀態。

這個家族的人也是可以活到接近二百歲,並且同樣不老,只不過沒有張家那麼強的血脈特性。

他們的紋身就是一個閻王,看起來非常兇狠。

這種紋身都是在瀕死之時才會顯現,一般情況下看不出來。

小官和白則,就是數千年來,唯二的融合了兩個長生家族血脈的人。

白則一直在張家溜達,對任何事物都很好奇。

要知道,他終究是一個五歲的孩子,之前一直生活在墨脫,那裡終究不是中原地區,很多東西還沒有傳入。

張家地處東北大興安嶺邊緣地帶,從外面看就是一個普通的村子,甚至還有農田可以種地。

白則始終覺得後面有一雙眼睛在盯着自己,他也不在意,因為他已經知道那是誰了。

「出來吧!」

只見從遠處的角落裡,走出來一個人,赫然就是剛才被偷桃的張瑞文。

「你怎麼發現我的?」

「你是不是下邊還疼啊,下次少罵我兩句就發現不了你了。」

張瑞文臉色一黑,他剛才的確是小聲嘀咕了兩句,沒想到這都被聽到了。

「我要跟剛才打架的那幾個人一起住,你幫我安排一下。」

「你這是還要打架?」

白則回頭看了張瑞文一眼,這傢伙急忙捂住桃子。

「別來了,我知道我廢話太多。」

張瑞文不理解,那些孩子就是刺頭,在張家年輕一代里都是佼佼者,白則居然想跟他們一起住,這是沒事找事嗎?

這孩子的想法真的難以理解。

白則又在村子裏逛了逛,最後在村口停下了。

遠處就是大片的農田,現如今,裏面種的都是水稻。

黑土地的大米,那可是非常出名的。

看着面積如此大的農田,白則心裏非常觸動。

他從小都是生活在墨脫,那裡有雪山,有寺廟,卻唯獨看不到這樣的農田。

白則很喜歡這裡,在這裡他的心會變得寧靜,心中的警惕也會放到最低。

一旁的張瑞文就是默默站在白則身後,也不說話。

其實按輩分,白則應該叫他一聲舅舅,畢竟兩個人血緣關係還是很近的。

但是現在他卻像是一個老管家一樣,跟在白則身後。

這是一種很複雜的感情。

一方面,他是可憐這個孩子,他太苦了,從小就沒有母親,最終至親之人都死了,只剩下一個襁褓中的孩子。

另一方面,他也是對白則好奇,因為這個孩子好像身上有許多謎團,這種傳說中的天才到底什麼樣子,他也想見識一下。

最後,照顧他是長老的命令,他也不得不聽令行事。

白則一直站在村口,誰也不知道他在想什麼,直到太陽落山,所有的景色都被黑暗吞噬。

村裡人過來叫白則和張瑞文,因為聖嬰的蘇醒,全村人都在搞慶祝。

張瑞文伸出手,想要拉着白則一起去。

結果白則只是象徵性的擊了一下掌,便自顧自的向前走。

張瑞文無奈的搖了搖頭,這孩子還挺高冷。

村子裏燈火通明,空地上擺滿了各種美食,還有酒。

白則不喜歡這樣的環境,他想去陪着小官。

此時的張小官宛如貴族子弟,有專門的奶媽照顧,格外的健康。

見到白則進來,奶媽將小官遞給了白則。

原本睡着的小官,在被白則抱着後,居然醒了,衝著白則傻笑。

「小官,我們回家了,你要好好長大!」

小官笑得格外開心,惹得白則捏了捏他的小臉。

此刻,村子裏燈火通明,但是村子外面卻聚集着許多人,他們等候在黑暗裡,沒有一絲聲音。

這些人有的騎馬,有的站在後面,無一例外,全都戴着黑巾,捂住了口鼻。

「大當家的,這可是張家祖地,咱們能行嗎?」

「你小子聽沒聽說過,富貴險中求。」

「張家可是傳承了好多年,錢財數不勝數,只要搶到一點,就夠山寨的兄弟吃喝一輩子。」

「別忘了,咱們可是有槍的,他們就是一群武夫。」

「記住了,一會進去,無論老幼,一個不留。」

說罷,他從腰間拔出了一把手槍,那些騎在馬上的人,也都是人手一把槍,後面站着的,則是手裡拿着大刀和紅纓槍。

這伙土匪在附近還是很有實力的,因為他們手裡的槍很多,沒人敢惹。

現在,他們盯上了張家,雖然聽說過張家的威名,但是亡命之徒,只看重錢。

村子裏的張家人正在喝酒助興,都沉浸在歡樂的氛圍。

村子外的人自然聽到了聲音,他們在等待,等着張家人喝多了。

這一次,張家人在村口連個放哨的都沒有,但是他們估計也沒想到,居然會有土匪敢打劫他們。

上千年了,也沒有發生這樣的事。

白則跟小官睡得早,本來就是孩子,沒有那麼多夜生活。

外面的張家人喝了不少酒,有些人已經回家睡覺了。

突然,村口的方向響起了馬蹄聲。

張良吉等四個長老瞬間警覺起來,這聲音不對。

與此同時,村口方向開始着火,無數人影朝着村子中心過來。

張家畢竟事訓練有素的人,很快就反應過來,原本回家的人也都拿着武器衝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