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盜墓:我,張起靈他哥,稱霸九門第4章 來自張家的試探在線免費閱讀

盜墓:我,張起靈他哥,稱霸九門第5章 殺人在線免費閱讀

張良才是個暴脾氣,從來都是雷厲風行,他見到一個五歲的娃娃口出狂言,當即就怒了。

「你個小屁孩,知不知道在跟誰說話?」

「居然還敢威脅我們,這是在張家!」

「張家怎麼了?我雖然是個孩子,但別欺負我年幼,就算是仙家我也敢這麼說。」

見白則眼神變得兇狠,張良才更是來氣,他可是長老,居然被一個小娃娃懟了。

而且,還是一個五歲的娃娃,就算他是火麒麟紋身又怎麼樣?

現在不教訓,以後恐怕更無法無天了。

只見張良才一個箭步衝上去,雙手呈虎爪狀,分明就是要抓住白則,他這種招式,輕則皮開肉綻,重則筋骨盡斷。

白則不敢輕視,向後退去,同時單手抱住小官。

但是他人太小了,步子不夠,很快就被張良才追上。

然而,白則善於利用自己的身軀優勢,快速的躲過對方的攻擊。

同時用自己的雙指點了張良才的胳膊,下一秒一腳踹在對方的屁股上。

不是張良才太弱,實在是他輕敵了。

白則的一擊,直接點在了張良才的穴位上,瞬間令他的胳膊用不上力。

此刻,張良才就像是吃了狗屎一樣噁心。

媽的,他可是長老,居然被一個小孩子搞趴下了。

張良人想要上前幫弟弟,卻被張良吉攔住了。

這裡他最大,也是大長老。

「行了,一把年紀的人了,還跟個娃娃鬧,不嫌丟人啊?」

說罷,他走上前,攙扶起張良才,同時幫他解開穴道。

剛剛的一下,令在場的所有人都不敢輕視這個孩子。

張良吉走到白則面前,摸了摸他的頭,結果很快就被白則躲開。

張良吉也不生氣,而是笑着對他說:「你放心,張家不會虧待小官,也不會虧待你。」

「從現在開始,你姓張,你母親是張家人,你也是。」

「你叫什麼?」

「張白則!」

「記住,你是守護聖嬰的人,你帶回來的孩子,就是聖嬰。」

白則點了點頭。

之後,白則走出了祠堂,只留下四個長老抱着小官留在祠堂里。

「大哥,我怎麼感覺這孩子不像咱張家的種?」

「是啊,咱張家哪個娃娃五歲就這麼兇狠,聽瑞文說,這小子差點殺了瑞臣,一出手就是殺招。」

張良吉望着白則走出去的方向,緩緩道:「他就是張家的變數了,也許,他能帶着張家更興旺。」

走出祠堂的白則看到了外面的張家族人,他沒有說話,也沒有表示,而是徑直向前走。

那些張家人給他讓開了一條道路。

張瑞文帶着白則,來到了一個房間,這裡處於張家的中心位置,四周住的都是長老。

一般的孩子都是住一起,白則是住單間,享受特殊優待。

誰料,白則只是看了看這個房間,便走了,他不想住這裡。

雖然年紀小,他也知道捧殺的意思。

越是這樣,張家人越是疏遠他,這不利於他在張家混下去。

因此,白則不會住這裡。

白則來到張家的目的,主要是為了小官。

他一個孩子,是帶不好小官的,也不能給他保障,但是來了張家就不一樣了。

在康巴洛,他們終究是外人,還是回歸張家的好。

除了小官,白則還有另一個目的,那就是提升自己的實力,他要救出姑媽。

「你不住這裡?這可是長老們安排的。」

「我不管誰安排的,我要住我該去的地方,張家的孩子住哪裡?」

「你這小子怎麼不識好歹?」

白則聽到這句話,猛然回頭,一雙大眼睛盯着張瑞文。

「怎麼?你想打我?」

「小子,告訴你,別以為你很厲害,正所謂人外有人……」

「我靠,你小子怎麼不打招呼就出手了?」

「你廢話太多。」

白則撂下一句話,開始對着張瑞文出手。

這一次他沒有抱着小官,所以可以拿出全部實力。

但是,他驚訝的發現,自己的速度居然跟不上張瑞文,這傢伙沒還手,只是一個勁的躲着。

無論白則怎麼努力,都抓不知他,有幾次甚至都碰到了,卻還是被躲開。

「小子,怎麼樣,抓不到吧?」

「要不是看長老喜歡你,我肯定收拾你這個小癟犢子。」

「別以為自己是天才就天下無敵了,你要學的還多着……」

「哎呦,你小子怎麼用陰招,我要絕後了!」

「早說過,你廢話太多。」

張瑞文被白則一個猴子偷桃擊倒了。

其實白則的實力在張家算不上特彆強,只是每一個人都小看他,輕敵了,才會被他擊倒。

看着張瑞文一臉痛苦的樣子,白則無奈的搖搖頭。

他不再搭理張瑞文,開始自己在張家散步。

這裡以後就是他生活的地方了,必須要多看看,了解一下。

還沒走多久,迎面就看到了幾個孩子朝他走來。

這些孩子都比他大,看着大約十歲左右。

為首的孩子長的很高,比同齡人高出一頭,白則也就到他胸口的位置。

正好,白則覺得應該跟他們住一起,這樣方便了解張家的事,而且也可以更好的融入張家。

這些孩子擋在白則面前,一共六個人,瞬間將白則包圍在中心。

白則見狀,就知道對方來者不善,他這才來不到一個時辰,按理說沒有結仇啊?

「聽說你是天才,火麒麟紋身。」

「我不是天才,至於火麒麟紋身,我不懂。」

「我不管你懂不懂,你是後來的,就要接受考驗。」

「什麼考驗?」

「打贏我,你就是老大,輸了,給我們每個人洗腳。」

原本以為,白則會知難而退,畢竟他們人多勢眾,誰料他沒有絲毫猶豫,直接說:「可以。」

說罷,他便擺好姿勢,準備動手。

其他人都散開了,只有大個子和白則還在中間。

只見大個子率先發動攻擊,他的速度很快,完全與體型不匹配。

白則也是第一次跟張家的孩子交手,他知道,不能下手太重。

畢竟,人家可是有爹媽的,他只有小官。

誰料,剛一交手,白則就發現了不對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