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盜墓:我,張起靈他哥,稱霸九門第3章 回家在線免費閱讀

盜墓:我,張起靈他哥,稱霸九門第4章 來自張家的試探在線免費閱讀

是啊,這是張家天才才會擁有的紋身,上千年才會出現一個。

歷史上出現這種火麒麟紋身的,無一例外,都成為了張家的族長,也是張家走向輝煌的時刻。

所以,這個孩子不出意外將是張家的族長。

那個被揍的張家人名叫張瑞臣,屬於年紀比較小的瑞字輩。

他此刻沒有生氣,反而是有點莫名的興奮,因為他是被未來的張家族長打了。

張瑞文非常激動,這絕對是意外收穫,他們居然發現了張家的天才。

他朝着白則走過去,眼裡滿是興奮。

而白則卻對張家人保持着警惕,不斷的後退。

「孩子,別怕,我不會傷害你們。」

「要想奪走小官,除非我死。」

白則臉色陰暗的說話,根本不像是一個五歲的小孩。

「放心,我不會抱走他,你看着他就行。」

聽到這話,白則的神情稍微緩和了一些。

「你願意跟我們回張家嗎?」

「張家?」

「就是小官父親的家,在那裡,你們將會接受嚴苛的訓練,成為強者。」

「那裡都是你們的親人。」

「成為強者,能救回姑媽嗎?」

張瑞文不知道白則的姑媽是誰,但是看他和小官的關係也就猜到了。

「當然可以。」

白則看了看襁褓中對着他笑的小官,心裏似乎已經下定決心。

康巴洛已經沒有什麼讓他留戀的了,姑媽去了禁地,舅舅也死了。

雖然有一個父親,但是白則恨他,是他害死了母親,也害死了姑媽。

現在,他和小官都是沒有父母的孩子了。

「好,我陪你們去。」

從這一刻開始,整個張家都震動了,因為他們發現了火麒麟紋身的孩子,這可是千年難遇的天才。

張瑞臣逢人便說白則的厲害,一招就弄斷了他的手腕,好像這是他吹噓的資本。

笑話,他可是被未來族長打了的人,你們有這待遇嗎?

在張家祖地,所有人早早的就收到了消息,在外面等候,都想看一看天才的風采。

直到他們看到了張瑞文帶着一個皮膚黝黑的孩子走進了大門。

這孩子比同齡人長得瘦弱,而且黑黑的,穿着一身藏袍。

看長相不是中原人,有着張家人特有的英氣。

也是這個時候,所有的張家人都注意到了這孩子的眼神。

看着所有人都是那麼的不善,完全不像是一個五歲孩子的眼神,即使是見過大世面的張家人,在看到白則眼神的時候,不禁打了個哆嗦。

他的眼神太冷了!

白則的懷裡抱着一個嬰兒,正是張小官。

此刻,張家的四個長老全部守在門口,看着這個少年天才。

雖然白則年紀小,卻一點也不怯場,他看着所有人,沒有絲毫害怕的意思。

在所有人的目光下,白則走進了張家。

在踏進張家大門的那一刻,白則看了眼懷裡的張小官。

沒想到,小官居然伸出稚嫩的小手,摸了摸白則的臉。

他在笑,笑得那麼開心。

「小官,我們回家了。」

整個張家鴉雀無聲,他們都是自發來的,只有四個長老跟在白則後面,要帶着他進祠堂。

這是外來的張家人認祖歸宗的必要儀式,也是向祖先證明張家人的身份。

在那些圍觀的人里,有着一群孩子,全部都是張家的年輕一代。

這些孩子都是張家的未來,他們統一訓練,為的就是支撐起張家。

這群孩子都是有派別的,分為內門和外門。

張家的內門自然是純正的張家血脈,也就是族內通婚所生的孩子,這些孩子覺醒血脈之力後,就是麒麟紋身。

外門的就是與外姓人通婚所生的孩子,這些孩子一般都會覺醒窮奇紋身。

二者雖然很接近,但是麒麟紋身明顯的更強。

只有少數外門的人才會覺醒麒麟紋身,這樣的孩子也被歸結為內門的人。

在外門的孩子里,有一個長得異常高大的孩子,這個孩子明顯比同齡人要高不少。

他叫張啟山,父親是上上任族長的兒子,曾經也是族長的繼承人之一,只可惜後來因為愛上了一個外姓女子,生下了他,所以喪失了繼任族長的資格。

「啟山哥,這小子憑什麼這麼牛氣?」

他們都是山字輩,說話的人叫張靈山。

「憑什麼?沒聽說過火麒麟紋身嗎?張家千年難遇的天才。」

「擦,我就不信他有那麼牛X。」

張啟山轉頭看了眼張靈山道:「你信不信不重要,重要的是他們都相信。」

他口中的他們,自然是全族的人。

此刻,所有人都在注視着白則,眼裡的神色明顯就是相信白則就是天才。

張啟山心高氣傲,他雖然是外門的孩子,卻已經超過了許多內門的人,甚至一些比他還大的張家人都不是他的對手。

雖然他只是一個十歲的孩子,卻已經超過了絕大多數張家人。

在其他人都跟着白則他們去了祠堂,張啟山則帶着他的兄弟們走了。

在四個長老的帶領下,白則進入了祠堂,其餘張家人都在外面等候。

祠堂的大門被關上,裏面只有四個長老,白則還有襁褓里的張小官。

「跪下,叩拜祖宗,你就算是正式進入張家了。」

白則看着面前的牌位,整整一面牆都是張家先祖的牌位。

「還有小官也要認祖。」

四個長老齊齊點頭,本來小官就是要認祖的,白則才是那個意外之喜。

白則抱着小官,跪在地上,恭敬的朝着祖先跪了三個頭。

之後,他站起來,替小官又磕了三個頭。

只見祠堂內突然生出一股風,幾十個人影出現在牌位上,盯着白則不斷的點頭。

白則第一次見到這樣的景象,有些錯愕。

「祖宗們認可你了。」

下一秒,這些人影便消失了。

「好了,現在說正事。」

「我們四個要跟你商量一些事情,這個秘密只有我們知道。」

「張家的聖嬰死了,現在必須選出一個聖嬰。」

白則看着說話的長老,瞬間就懂了他的意思,那個新選的聖嬰,就是小官。

「我不懂什麼聖嬰,我只想問,聖嬰對小官有什麼好處?」

「他可以受到全族人的禮遇,得到最好的照顧。」

「那我同意,但是如果張家做出傷害小官的事情,我保證會帶着他離開,從此與張家勢不兩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