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盜墓:我,張起靈他哥,稱霸九門第2章 父母雙亡在線免費閱讀

盜墓:我,張起靈他哥,稱霸九門第3章 回家在線免費閱讀

普日布是族長,是全族最勇猛的人,他的身手可是萬里挑一,就連張瑞仙這種張家人也是比不過。

白則說到底就是一個五歲的孩子,他能打的過普日布才怪。

這一下就讓白則失去了反抗能力,他一臉痛苦的趴在地上。

白瑪回頭看了看他,一臉的心疼,但也沒辦法,祭祀不能等。

白則眼睜睜看着白瑪被帶走,眼裡的淚水忍不住的流。

他不懂什麼祭祀,他只知道,這一去姑媽就會死,他不想姑媽死。

家裡的人走了,張瑞林滿臉淚水的看着遠去的白瑪,懷中抱着的張小官很是聽話,一聲都沒哭。

他不是貪生怕死,他只是在保護自己的孩子。

祭祀的女人不能生孩子,如果不是因為普日布的關照,小官可能還沒出生就會被打掉,要是被族內的人發現了,都得死。

白則看着張瑞林,一下子忍不住了,開始大哭起來。

終究只是個孩子啊!

在此時,張瑞林的心裏盤算着一件大事。

………

也正是張啟靈降生的前一個月,張家的聖嬰死了。

何為聖嬰?

那是一個傳承了3000年的秘密。

當年周穆王遠行至西王母國,想要獲得長生之術。

其間的過程暫且不說,最終,周穆王回國,帶回了長生之術。

他在自己修建的陵墓里,服用了丹藥,又用隕玉將自己包圍,試圖長生。

而要想長生,還有一個最重要的東西,那就是容器。

其實就是在醒過來後,將自己的記憶和意識轉移到另一個身體里,以嬰兒最佳,這樣便可無限的活下去。

周穆王用的是自己的兒子,他將兒子用隕玉的棺槨裝着,封存起來,等待自己蘇醒。

而張家的聖嬰,就是周穆王的兒子,日後被作為容器的那個孩子。

至於為什麼張家會保存周穆王的孩子數千年,這是一個極少數人知道的秘密。

聖嬰死了,這件事必須要隱藏起來,因為聖嬰幾乎是張家人的精神支柱。

他們家族的人都長生,聖嬰可是活了數千年的孩子,這一點就被張家人敬仰。

如今,聖嬰死了,無疑會引起張家震動。

當時知道這件事的一共四個人,都是張家的核心層,他們的意見不一。

張家族長張起靈因為一次盜墓事件,死在了墓里,因為遲遲沒有族長,所以便選了四個與族長同輩的人作為長老,決定族內大事。

張良吉和張良祥是親兄弟,也是前任族長的弟弟,他們兩個決定不讓此事外泄,決心找個替代品。

張良人和張良纔則不看好這件事,因為他們覺得,張家已經和時代脫節了,此時外面已經是改朝換代,再守着秘密已經沒有意義。

聖嬰的死就是告訴張家,該走出去了。

正在四人爭論不休的時候,他們收到了一個消息,有張姓族人私自與外族通婚。

這在張家就是大罪,需要帶回張家接受審判。

張家的族人遍布各地,墨脫自然也有。

當墨脫的張家人收到抓捕張瑞林的命令時,卻發現張瑞林的似乎在墨脫消失了。

即使是在康巴洛部落里,也沒有人再見到張瑞林。

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因為只要他活着,就要有活動,只要有活動,就會有消息。

現在沒有任何消息,只可能是張瑞林已經死了。

終於,在張家人急切的尋找張瑞林的時候,他被發現了。

只不過,這個時候的張瑞林,真的已經死了。

是康巴洛部落的人發現了張瑞林,他們從禁地里出來。

沒錯,是他們。

五歲的白則一隻手抱着張小官,另一隻手拖着張瑞林,走出了禁地。

沒人知道他們是怎麼進去的,只知道出來之後,白則渾身都是血,眼神嚇人,完全不像是一個五歲的孩子。

而張瑞林在被發現的時候,還有一口氣。

普日布趕到的時候,張瑞林似乎回光反照,抓着他的手,不停的在重複三個字。

「藏海花……」

「藏海花……」

最終,張瑞林斷了氣,死在了白則他們身邊。

白則冷酷的看着這一幕,沒有哭,張小官也沒有哭。

沒人注意到,此時白則已經不再是那個稚氣未脫的孩子,渾身有一股殺氣。

張家人來的時候,見到的只有張瑞林的屍體。

他是張家人,自然會被葬入張家古樓,只不過橫死在外的,一般都是手指入葬。

張瑞林那兩根代表張家人的修長手指被切斷,帶回了張家,而他的屍體,則被普日布帶走了。

當時,守護在張瑞林屍體旁的,是白則,還有襁褓中的張小官。

白則此時衣服早就碎了,渾身是血。

「這是張瑞林的孩子?」

其中一個張家人看着襁褓中的嬰兒,似乎是在確認。

其實從長相上就能看出來,張小官與他父親非常像。

「把孩子給我。」

張家人衝著白則要孩子,畢竟此時白則把孩子抱得很緊。

「你得有命拿。」

這個張家人笑了笑,他可不會被一個孩子嚇到,伸手抓了過去。

但是沒想到,白則只是一隻手,向後退了一步之後,單手抓住了這個張家人的手,稍微一用力,只聽咔嚓一聲,這傢伙的手腕就斷了。

下一秒,白則一個後撤,把這個張家人拉倒,準備上前一腳,踢在他的腦袋上。

這一腳下去,眼前的張家人絕對會沒命。

可是白則這腳還沒下去,就被一隻大手抓住。

那是一個三十多歲的男人,正一臉怒氣的看着白則。

只見他隨手一甩,白則就飛了出去。

好在男人沒用力,白則最後穩住身形。

「小孩子怎麼一出手就是殺招?殺氣這麼重。」

男人也是張家人,名叫張瑞文,與張瑞林是堂兄弟。

此時,張瑞文看到了白則身上緩緩出現的麒麟紋身。

只不過,這紋身居然是火紅色的。

「火麒麟紋身?你也是張家人?」

斷了手腕的張家人在看到火麒麟紋身之後,也是瞠目結舌,這可是千年難得一見的張家天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