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盜墓:我,張起靈他哥,稱霸九門第1章 血脈覺醒在線免費閱讀

盜墓:我,張起靈他哥,稱霸九門第2章 父母雙亡在線免費閱讀

這個世界上有三個長生家族。

東北張家,墨脫康巴洛部落,還有川地的汪家。

西藏的墨脫,一個四五歲的孩子正好奇的打量着襁褓中的嬰兒。

這個孩子名叫白則,而在他身邊,圍着一群大人。

嬰兒的母親正在看着孩子,滿臉的慈愛。

而孩子的父親正滿臉愁容。

「白瑪,我……」

「我知道,我都知道,我只希望我們的孩子能活着。」

「我是註定要成為祭品的女人,能看到孩子出世,我很高興,只是不能看着孩子長大了。」

女人流着淚水,看着嬰兒,伸手摸了摸他的臉。

「以後你就叫小官吧,天官賜福,一定要遠離這裡。」

男人長的帥氣,看上去不過三十多歲,此刻已經滿臉淚水。

這時候,白瑪將目光轉向了白則。

「白則,以後保護弟弟的事就交給你了。」

「嗯!」

雖然不知道即將發生什麼,但是白則還是重重點了點頭。

從此刻開始,他就知道,自己有個使命,便是保護眼前的這個孩子。

雖然他也還是個孩子。

眼前的這個女人,就是麒麟小哥張啟靈的母親,也是要被康巴洛部落獻祭的祭品。

而那個泣不成聲的男人,便是張啟靈的父親,張瑞林。

張家禁止與外族通婚,因為對於他們來說,保持張家的血統是最重要的,所以一般都是族內通婚。

這樣生下的孩子,都是長生者。

白則是張瑞林的外甥,是他妹妹張瑞仙的孩子,父親是白瑪的哥哥,也是康巴洛部落的族長。

他沒有藏族名字,只叫白則。

只可惜張瑞仙在生孩子時候難產去世了,白則一直被張瑞林扶養,白瑪也對他像是自己的孩子。

年紀尚幼的白則,不知道自己的姑媽白瑪,就要被帶走了,因為後天就要獻祭。

閻王騎屍,就是利用某種特殊的方法,將人變成一具可以移動的屍體。

而這些屍體的手腳都會被打斷,被閻王放到自己的身下充當腳。

其實所謂的閻王也不是真正的閻王,只是康巴洛部落的禁地,青銅門裡的一種怪物。

這種怪物會將所有進入青銅門的生物殺死,它們的腳就是那些獻祭的女人製作的屍體。

白瑪就是下一個要被獻祭的女人。

在生完孩子兩天之後,白瑪被自己的親哥哥帶走了。

他的哥哥普日布是族長,是全族人的表率,很多事情不得不做。

「白瑪,別怪我。」

「哥,我的孩子就拜託你了……」

就在一群人即將帶走白瑪的時候,白則沖了出來,攔在她的身前。

「誰也不許帶走她!」

看着這個皮膚黝黑,稚氣未脫的孩子,普日布很是憐愛,但這個孩子從來沒叫過他父親。

因為張瑞仙的死,令這個孩子一直不認他。

眼見祭祀儀式即將開始,一群族裡的衛士就要扒開白則,他們不知道白則的真實身份,這在族裡是秘密。

這時候,瘦小的白則不知道從哪裡爆發的力氣,竟然一隻手抓住了一個衛士的胳膊。

只是一個甩手,便將衛士甩飛。

要知道,康巴洛部落的衛士,那都是驍勇善戰的勇士,身手不是一般的強,甚至可以捉狼。

可是,眼前一個五歲的小娃娃,居然抬手就將一個衛士甩飛,在場的人都驚訝不已。

還沒等眾人說話,白則再次重申:「誰也不準帶走她!」

這下,其他衛士開始認真了,他們知道這個孩子不簡單,但也沒有用武器的地步,只需要抓住他就行。

但是,白則卻擺出了一個功夫招式。

那是張瑞林教他的,平日里張瑞林都會訓練他,算是彌補對自己妹妹的虧欠。

此刻,兩個衛士衝上前,速度非常快。

這兩個衛士身高都超過一米九,體重估計有兩百斤,身上都是肌肉。

而白則身高一米,胳膊瘦的還沒人家三根手指粗。

但就是這樣,白則憑藉靈活的身手,以及巨大的力氣,只是幾秒鐘,便將兩個衛士打倒。

他的每一招都避開要害,卻又令對手喪失行動力。

白瑪沒想到這個孩子居然實力這麼強,但她知道,越是阻攔,日後白則在部落里就越危險。

祭祀是全族人的大事,影響祭祀,會被全族人當做罪人。

白瑪笑着摸了摸白則的頭。

「白則,別鬧了,我必須跟他們走。」

白則咬着牙,看着白瑪,眼裡有淚水在打轉。

「誰也不能帶走你!」

說罷,他像是一個保鏢,護在白瑪身前。

又有四個衛士衝過來,他們手裡都拿着武器。

結果,同樣被白則打倒,但是白則也受傷了,他的藏袍被弄破,肩膀上出現了一道大口子。

也正是這時候,在場的所有人都看到了一個麒麟紋身。

那是一片紅色的麒麟紋身,這個圖案白瑪也見過,只不過是黑色的,沒想到白則的居然是紅色的。

躲在暗處的張瑞林也看到了,那是火麒麟,是張家絕無僅有的天才才會有的紋身。

幾代人也出不了一個,張瑞林也只是聽老一輩人說過,並沒有見過。

張家的麒麟紋身,並不是生下來就有,而是一種類似於血脈覺醒。

只有真正的變成長生者,才會出現麒麟紋身。

普日布看到這個紋身的那一刻,又想起了張瑞仙的樣子,她身上也有一個,只不過是黑色的。

這孩子……

白則覺得自己的身體好像在燃燒,似乎自己渾身有用不完的力氣。

這個年幼的孩子不知道,他已經覺醒了世人羨慕的能力。

眨眼間,他肩膀上的傷口便癒合了,只留下一道血痂,證明這裡曾經有傷口。

在場的人都驚訝萬分,他們從沒看到過恢復能力如此之快的人,而且這還是個孩子。

正當所有人詫異的時候,普日布走上前。

如今祭祀儀式就要開始,全族人都在看着,他不會讓自己的兒子成為罪人。

只見普日布單手抓向白則,在白則準備反擊的時候,他一腳踢上去,速度極快。

白則還沒躲避,就飛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