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盜墓:我,張起靈他哥,稱霸九門第9章 你想當族長嗎?在線免費閱讀

盜墓:我,張起靈他哥,稱霸九門第10章 藏書樓在線免費閱讀

他覺得張家是第一個有人關注他,照顧他的家族,他真的把這裡當成家了。

雖然死去的五個張家人他不認識,但是他也會悲傷。

有人將五具屍體抬進祠堂,這些屍體要與先祖牌位共處一夜,第二天才會被處理。

張良吉驅散了人群,唯獨留下了白則。

「想當族長嗎?」

「不想。」

「為什麼不想,那可是很多人夢寐以求的位置。」

「我只想保護小官,保護家人,並不想當族長。」

張良吉笑了笑,這個話題就算是過去了。

他最初的想法就是讓白則有實力去競爭族長,因為這樣就可以讓張家繼續發展。

但是現在看來,五歲的白則比他想像的還要成熟,根本沒有當族長的意向。

這種趕鴨子上架的行為,不是好事,也對白則不公平。

「你想變強嗎?」

「想!」

「那你就要去訓練,努力讓自己變強。」

「我給你找了個老師,他會帶領你變強。」

這時候,白則敏銳的感覺到了一股熟悉的氣息,就躲在祠堂門後面。

「出來吧,別躲躲藏藏的了,還不如個孩子。」

張良吉此話一出,祠堂的動了一下,然後一個熟悉的身影出來了。

正是張瑞文。

「嘿嘿嘿,長老,你咋能這麼說我呢,不能給留點面子嗎?」

白則翻了個白眼,看着張瑞文。

「他,不行。」

我靠,張瑞文瞬間就無語了,憑啥老子不行。

見張瑞文臉色都變了,白則也沒有退讓的意思,而是直接補刀道:「太弱了。」

這一次,張瑞文直接忍不住了,媽的,當著長老的面都不給留面子,這還不反了天了。

「你個小癟犢子,你他娘的是不是要找抽了,我怎麼說也是你的長輩,懂不懂尊老愛幼?」

「不懂。」

「你太弱。」

「擦,長老,我忍不了,我能揍這小子嗎?」

張良吉完全就是個看熱鬧不嫌事大的,直接退到一旁。

「你倆隨便打,只要不出人命就成。」

要是這裡有小板凳,估計這個全張家地位最高的人,都會坐在板凳上看戲。

這一次,張瑞文變得很認真,上次被白則偷襲,完全就是他大意了。

「來吧,小癟犢子,我要好好收拾你。」

「弱雞。」

張瑞文臉色一變,這小孩子怎麼這麼氣人,張瑞林是怎麼教育的。

見張瑞文生氣了,白則瞬間沖了上去,對着張瑞文的胸口就是一拳。

白則的力氣很大,比很多成年人都大,但是他這一拳,被張瑞文直接接住。

他被掛在半空,抬腳就踢向了張瑞文的桃子。

「還來?你小子是不是就會這一招。」

只見白則的腳還沒到,就被張瑞文甩飛了。

下一秒,張瑞文沖了上去,白則還沒落地,就被他一拳打在地上。

白則根本沒想到張瑞文的速度這麼快。

別忘了,他昨晚剛受傷,肩膀還裹着紗布。

所以,張瑞文其實只有一隻手可以活動,這還不是他的全盛狀態。

之前之所以會被白則偷桃,完全就是他大意了。

現在,張瑞文認真了,即使是一隻手,白則也不是對手。

張瑞文沒有用力,只是一拳打在白則身上,也是很疼,他在第一時間全身沒有力氣,根本起不來。

這才三招,他就敗了,而且還是放水狀態。

這回,白則開始正視起這個廢話太多的張瑞文。

「怎麼樣,小癟犢子,還能打嗎?認輸不丟人。」

張瑞文一臉得意的看着白則,誰讓這小傢伙小看他的,還說自己不配當他師父。

「我從來不認輸!」

白則踉蹌着起身,身上的火麒麟紋身若隱若現,似乎下一秒就會燃燒。

「你小子不能總用血脈之力,靠自己的力量不行嗎?」

這句話讓白則瞬間冷靜。

昨夜他利用血脈之力,殺了那麼多人,他現在才明白,這不是什麼好事。

如果濫用血脈之力,他可能會變成一個弒殺的人,而且會陷入癲狂狀態。

他在想,自己昨天的失憶,很可能就是因為血脈之力。

幾乎是肉眼可見的,白則身上的火麒麟紋身消退了,恢復正常狀態。

一旁觀戰的張良吉忍不住點頭。

這小子還懂得控制自己,不錯,不錯。

只見白則再一次進攻,手法明顯穩重了些。

張瑞林教他的都是一些基本身手,畢竟他才只有五歲,在血脈覺醒之前,沒人會知道他成長的這麼快。

張瑞文沉着應戰,只用一隻手,雙腳站在原地不動。

「這招力氣小了。」

「這招腿太低,可以試着直衝要害。」

「你小子是不是就喜歡猴子偷桃啊,再來一次,我就給你摘桃了。」

只見張瑞文氣沉丹田,硬接了白則一拳。

「你的拳頭太軟了!」

說罷,他直接一拳打在白則胸口。

白則就像是一隻斷了線的風箏,飛出去很遠。

落地之後的白則就像是死了一樣,一動不動。

張瑞文暗叫一聲不好,剛才用勁大了。

張良吉距離白則最近,也是一臉擔心的朝着白則走過去。

只見白則此刻睜着眼,望着藍藍的天空。

這裡的天沒有墨脫的藍啊!

不過,這裡有家的味道。

白則看着張良吉,還有跑過來的張瑞文,直接一個鯉魚打挺站了起來。

他拍了拍身上的土,一臉認真的看着張良吉。

「長老,我要學武,要比他還強!」

張良吉笑着說:「他可是瑞字輩里,頂尖的強者。」

「要想學武,就要拿出誠意來,要有禮節。」

白則轉頭,看着張瑞文,這傢伙此時正一臉得意的看着白則,那意思分明是在說,誰讓你小子看不起我。

只見白則走到張瑞文身前,臉色認真的看着張瑞文道:「我想學武!」

說完這句話,白則直接跪在地上,給張瑞文磕了一個頭。

從小,白則就敬重強者,他知道男兒膝下有黃金,但是也有值得跪的人。

上跪天地,下跪父母長輩和恩師。

今天,張瑞文既是長輩,又是恩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