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暴戾王爺的替嫁王妃第4章 投懷送抱在線免費閱讀

暴戾王爺的替嫁王妃第5章 洞房花燭在線免費閱讀

二人同躺在一張床上,都是仰面朝上的睡姿。

許久後,看他沒有動作,姜應棠愈發緊張。

但又不敢靠他太近,整個人綳得緊緊的。

姜應棠在想,日後要守好替嫁這個秘密,雖說姜家做好了萬全之策,但是難保暴露之後不會拿自己擋槍啊。

今日時間緊迫,都忘記問碧珠自己有沒有陪嫁了,就柳夫人這個德行,說不準陪嫁給她都吃了,肅王府的聘禮也都給吞了。

唉,先做好最壞的打算,如果都沒有,那自己先要有點銀錢傍身,便只能從身旁這人身上搜颳了。

沒成想,自己有朝一日要靠美貌賺錢了,嗐。

姜應棠斟酌了片刻,她轉頭看向肅王,男人的側臉英俊,她心下不禁感嘆,性情日後相處了再說,但看長相,自己是賺到了的。

現代的自己有什麼幾率跟這種帥哥結婚啊,嘖嘖。

她看他眼睫在顫,便輕聲開口,「王爺,您睡了嗎?我有事與您說。」

蕭定謙不想強迫她圓房,這次的婚事,那些朝臣的理由,他不是不知道。

他也知道沒有人會願意嫁給他這樣的名聲在外的,是以上了床榻之後,便一直沒有動作。

這時聽到她說,有話要說,不免有些奇怪?

他不曾轉頭看她,只睜了眼道,「你說。」

姜應棠聽這語氣似乎心情還可以,便大着膽子開口,「王爺,日後我能出府嗎?」

他側頭看她,眼眸一沉,語氣帶着探究,「出府?」

剛嫁過來就想走?就這麼不願意待在肅王府里么?

姜應棠嚇了一跳,他突然這麼嚴肅的看自己,看了看神色,做什麼這麼凶?剛才還好好地,現在就這樣,還真是喜怒無常。

她壯了壯膽,「對的,出府,從前在家中時,整日里都在府里,悶得很,日後我能出府到外面走走嗎?」

「王爺,我長到十六歲都甚少出府,我也想看看外面是什麼樣的。」

肅王看自己的神情,說不害怕是假的,姜應棠閉着眼匆匆說出了這一大串就不敢言語了。

無聲的沉默在床榻間蔓延,只余床頭燭火跳躍的噼啪聲。

她不知道這位肅王殿下有沒有生氣,她也不敢看,雖然她簡短的說明了前因後果,她真的只是想出去看看呀。

蕭定謙聞言怔愣許久,先是無言,後是疑惑,臉上的憤怒散了些。

不是鎮國將軍府的嫡女?十六年都不曾出府,她原先在家中這麼憋屈?

他不禁開始打量她,閉着眼彷彿很害怕自己會訓斥她,出府倒不是難事,找些護衛跟着就是了。

罷了,隨她去吧。

他又重新閉眼,淡漠出聲,「可以。」

姜應棠一聽,霎時全身都放鬆下來了,可以出府,這是她的第一步。

事情不暴露,大家萬事都好,如果暴露了呢?她總要去外面看看往哪裡跑吧,所以,出府門觀察是她的第一步。

想到這裡,她就高興,語氣里都帶着愉悅,「謝謝王爺,王爺待我真好。」

正所謂,千穿萬穿馬屁不穿。

反正誇他兩句又不會掉塊肉,那就再誇兩句好了,說不準一高興還有點別的什麼呢?

是啊,別的什麼,以前看電視劇,王妃這樣的不是都有月例嗎?

「王爺,我有沒有月例啊?」

錢?她沒錢嗎?肅王府的聘禮,是宮中操辦的,自己雖不過問,但應該不少才是,月例這種東西,自己倒是真不知道。

「我不過問這些小事,你明日問李管事拿。」

期待了許久,那道薄唇吐出的話語還是冷冷淡淡的,毫無感情。

不過管他呢,有錢就行,蚊子再小也是肉。

思及此,姜應棠覺得自己可以安心睡覺去了。

當即樂呵呵的閉目休息。

反正他不想做那事兒,就隨便唄。

「時候不早了,早些歇息吧王爺。」姜應棠草草道了句就準備睡覺去了。

不想,一道陰影翻身過來,姜應棠閉着眼,假裝不知,但眼睫控制不住的顫抖。

「王妃,不該洞房嗎?」

感受到他的呼吸漸近,姜應棠把心一橫,來都來了,嫁都嫁了,自己又在矯情什麼?

這事兒,遲早都要做的,隨即睜了眼,看着面前近在咫尺的俊臉。

蕭定謙只是想逗逗她,看看她到底是不是如她自己方才所說的一樣,不怕自己。

沒想到,他這位王妃,一副膽大包天的樣子,直勾勾的盯着自己看,瞧着倒是真的不怕自己,不信傳言。

罷了,無趣,歇息去了。

準備退身躺回去之時,脖頸被一雙纖細的手臂環住,他愣了神,看向身下的女子。

下一瞬,溫熱的觸感自唇上而來,開始輾轉。

霎時,蕭定謙感覺自己渾身僵硬,手臂繃緊,呼吸也逐漸變重。

她知道自己在做什麼嗎?

姜應棠打定主意,雙手自被中而出環住了他,將雙唇送上,吻了起來。

現代自己好歹也是談過戀愛的,接吻還是會的。

上頭這人呼吸漸重,卻不配合自己,姜應棠有些羞惱,自己都主動了,他怎麼回事?

好吧好吧,看來這位肅王殿下是個矜持的人,那自己來吧。

雙手下移,往衣內探去。

柔荑觸感襲來,蕭定謙如遭雷擊,當即一手撐住軀體,一手抓住作亂的手,從輾轉中抽離,氣有些喘不勻。

眼裡帶了些揶揄,「不成想,本王的王妃這般着急?」

「你……我……」姜應棠無語,明明是他自己過來的好不好?

這下說的好像自己是色中餓鬼一樣。

「不急,王妃,今日你也該累了,改日。」

蕭定謙見她獃滯,彷彿有些羞惱,出聲安慰了幾句,便躺回了原位。

他不知道他的王妃此刻正在心裏罵他,我看你就是不行,箭在弦上都抽的回去。

越想越氣,姜應棠轉身就要找他理論,說明自己不是那樣的人。

但是轉念一想,他這個姿色,自己不虧啊?

她翻身跨坐過去,姿勢十分曖昧。

蕭定謙本以為要歇息了,身上傳來重量,鼻尖傳來髮絲拂過的香氣。

睜眼一看她的姿勢,眼色漸沉,呼吸愈重,

嘴上還是不饒人,「王妃就這般心急到投懷送抱?」

原以為這話說出口,她會回到原位。

結果接下來的事情,讓蕭定謙覺得失控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