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暴戾王爺的替嫁王妃第3章 傳言有假在線免費閱讀

暴戾王爺的替嫁王妃第4章 投懷送抱在線免費閱讀

前廳的人,都不敢來灌酒,一來,是肅王名聲在外,沒有人敢來,二來,則是擔心話說錯了得罪了這位肅王殿下,所以誰又會自討沒趣的上來灌酒。

蕭定謙草草招待了之後,便帶着秦玉回了院內。

既是新婚夜,今夜也該在屋裡休息,於他而言,只是多了個人罷了。

接近房門之時,一道顫慄的聲音和一道溫柔的聲音相繼傳了出來。

「外頭都說肅王喜怒無常。」

「別怕,都是人,有什麼好怕的。」

沒聽錯的話,後面這道,是他新婚王妃的聲音。

都是人,有什麼好怕的。

害怕的聲音聽多了,這樣的話語,已是許久沒有聽到了。

蕭定謙沒有聽人牆角的習慣,但是此刻卻停在了原地,想要繼續聽下去。

「傳言是傳言,不可都當真的。」

看來是個帶腦子的,懂得自己判斷是非,蕭定謙臉色稍緩,散去些不愉。

「看我這張臉,難道不是傾國傾城?」

他心內一嗤,自恃美貌,竟敢說自己傾國傾城。

「就你家姑娘我這樣的臉,要是出了門子,愛慕我的書信都能收一沓。」

散去的不愉,轉為了鐵青,回到了蕭定謙的臉上,這般厚顏?

秦玉在後頭聽得一愣一愣的,這位王妃,真是語出驚人啊……

他偷偷看了一眼王爺的臉色,先前還緩和了些,聽到最後這句,臉色都青了,唉。

姜應棠正欲繼續逗碧珠,卻聽房門外傳來腳步聲。

哎呀,有人來了,估計是她那王爺夫君。

她慌忙小跑回床榻邊上,蓋好蓋頭。

碧珠也反應了過來,來到門邊幫着開了門。

再怎麼說蕭定謙也是自小習武,耳力還是過人的。

蕭定謙聽見屋內慌亂的腳步聲,心下有些好笑,面上臉色不變的進了屋內。

碧珠一看到來人的衣擺,便嚇的不行,根本不敢看肅王,雙腿就開始打着顫,頗有些走不動路。

秦玉見了她這樣也有些頭疼,使了個眼色讓碧珠隨自己出去候着。

饒是有些擔心,碧珠也只得跟着出了去。

畢竟是洞房花燭夜,自己一個丫鬟杵在這裡算怎麼回事。

床邊姜應棠聽着腳步聲,判斷這應當是都出去了,只剩下自己與這位肅王了。

也有些緊張起來,畢竟兩世為人,這還是頭一次嫁人。

蕭定權先去了桌邊,要拿喜桿來挑蓋頭。

方一到桌邊,目光掃了一圈桌上的狼藉,橘子皮香蕉皮,糕點殘渣。

吃的不少么?

嘴角一扯,帶着喜桿去了床邊。

姜應棠此刻有些坐立不安,原因無他,是她突然想到,洞房花燭夜要做的那事兒。

她正胡思亂想,根本沒注意聽屋內的動靜,亦不知這位肅王已經來到了跟前。

驟然間,蓋頭被掀了起來,姜應棠眼前忽的一亮。

她嚇了一跳,下意識的抬眼看去。

他面容冷淡,眸色漆黑深沉,臉上帶着疏離,讓人看不出情緒。

但是細看之下,他的五官是十分俊朗的,精緻立體,輪廓分明,劍眉星目,可以說,這張臉好看的恰到好處。

蕭定謙沒想到她會這樣直勾勾的看着自己,他有些不自在地咳了一聲。

眼前這個王妃,的確當得起傾國傾城,這樣明艷動人的一張臉,饒是他見過許多王公貴女,也不得不說一句,這是拔尖的長相。

姜應棠聽到咳嗽聲慌忙回過神,才反應過來自己做了什麼事情,竟是目不轉睛的盯着人家一直看。

真是沒出息,又不是沒見過帥哥。

旋即垂下眼眸不作聲。

蕭定謙看的好笑,方才的大膽去了哪裡?

再開口時,依舊是淡淡的,「隨我去桌邊,交杯酒還沒喝。」

「好。」姜應棠應了聲好,起了身跟他去桌前。

逐漸靠近時,才看到桌上的一片狼藉,糟糕,吃太多了,都被看到了,方才急着回去拿蓋頭忘記收拾了。

斂下幾分窘迫後,姜應棠上前倒了酒,與他一同坐下喝了交杯酒。

一口酒入喉,喉間霎時辣的嗆人,她實在忍不住,劇烈的咳了起來,咳的眼角都泛紅。

不是,這酒這麼辣嗎?嗆人的很。

但是想到酒要喝完,她又趕緊舉起杯子一口吞了。

蕭定謙也沒想到她能咳成這樣,正欲將她的杯子拿下來,卻見她又舉杯一口悶了。

他這位王妃的言行可真是,一茬接一茬的讓他驚訝。

明明不會喝,卻硬是整杯酒都吞了。

姜應棠生忍下酒的辣喉,一張臉憋得通紅。

半晌後才道,「王…王爺,我喝完了的。」

蕭定謙方才就看她似是有話要說,卻不曾想只是要說這個,一時間也接不上話。

須臾後才說,「替我更衣,歇息吧。」

不是姜應棠不想幫忙,是她不會啊。

好一會兒,都不見她來替自己更衣,蕭定謙看向她的眼神裡帶了些不滿。

姜應棠支支吾吾半天,才道,「王爺,我不會,不知道如何替人更衣……」

聲音越來越小,越發沒有底氣。

蕭定謙向來波瀾不驚的臉色也顯露出几絲無語。

他睨着她,冷聲道,「王妃,不曾學過如何侍奉夫君?」

姜應棠不知道怎麼回答,原主可能會,但是她是真不會。

半晌後,她垂眸低聲說了句,「還請王爺恕罪,明日我便去學。」

再抬頭時,卻看到肅王殿下自己回了床邊,趕緊幾步小跑跟上。

回了床邊蕭定謙自顧自的開始脫衣裳,準備上床歇息。

側頭間,他見姜應棠不動,心下更是不悅,替別人更衣不會,難不成自己更衣也不會?

殊不知姜應棠只是在做心理準備,幾個深呼吸之後,也學着他的樣子開始解衣裳。

只剩裡衣之後,悄悄瞥了一眼見蕭定謙,他正在準備上榻。

姜應棠一個咕嚕爬上床去了裡頭躺着,將自己包的嚴嚴實實的。

蕭定謙:「……」

「王爺別誤會,我就是習慣睡裡頭。」

蕭定謙看了一眼只留出眼睛在被子外頭的人,淡漠地看着,也不說話。

坐上床榻後,在外側躺了下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