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暴戾王爺的替嫁王妃第2章 眼見為實在線免費閱讀

暴戾王爺的替嫁王妃第3章 傳言有假在線免費閱讀

一路過來,緊緊跟隨,姜應棠腳都走的有點酸了,婚房才到,姜應棠不得不感嘆這王府是真的大。

但是她也不敢亂動,不是說這位肅王喜怒無常嗎?

萬一她不知什麼時候就惹惱了他,小命嗚呼了怎麼辦,她可是才活過來,還沒享受呢,可得保住小命。

「你先回房,我要去招待賓客。」

聲音冷淡,但是嗓音很好聽,有磁性,這是姜應棠的評價。

在她的認知里,以及在現代認識的人里,一般聲音好聽的,長相都不會太差。

是的,她是顏狗,她想着這個肅王,一定長得很好看,那這樣看,自己也不虧啊,現代能有多少機率嫁帥哥啊。

「是,王爺。」這是姜應棠穿越到現在說的第一句話,聲線溫柔,恰到好處。

肅王走了,去前廳招待賓客了。

碧珠過來扶着姜應棠進了房內坐在了榻上。

皇帝都不來鬧洞房,其他人更是不敢鬧的,這樣正合了她的意,省事多了。

她一坐下,就直接掀了蓋頭,悶死了,總算可以看看古代是什麼樣了。

蓋頭之外的這間屋子裡,也是滿目喜氣的紅。

姜應棠呼了口氣,重來一世,自己竟是開局就嫁人,嫁的還是王爺,雖說是替嫁。

是啊,替嫁啊,該死,這要是被發現了怎麼辦啊。

對方可是喜怒無常的肅王,姜應棠心中連聲叫苦,連帶着嘴角也帶了一抹苦笑。

碧珠看她臉色不對勁,忙關切的問道,「姑娘,你這是怎麼了,不舒服嗎?」

姜應棠發愁地看了她一眼,碧珠的眼周紅的像兔子,不能跟她說這個事情,看她的樣子就是個膽子小的,還是自己來吧。

她斂了斂心神,玩笑道,「碧珠,我的脖子好疼啊,幫我把鳳冠取下來吧。」

碧珠聽只是因為頭上太重,才鬆了一口氣似的,上前來幫着取了下來。

脖子上的壓力減輕了之後,姜應棠如釋重負。

站了起來,想要去照照鏡子,看看這原主長什麼樣子?

她眼睛搜尋一圈,看到了目標物之後,便抬腳走了過去。

鏡前,銅鏡雖不說非常清晰,但是還是能看個大概的。

鏡中的少女肌膚潔白如玉,眉眼明艷,是十分張揚的美貌。

姜應棠笑了笑,發現這張臉,笑時眼睛會微微下彎,艷麗的眉眼柔和了幾分。

怪不得,柳姨娘和姜應玲要巴巴地將原主丟過來。

就這長相,說是嫡女,沒人會不信啊,拿來騙人不是剛好。

她又湊近了銅鏡看了看,臉上沒有妝,也不奇怪,打暈了丟上花轎的,哪裡還有時間上妝。

「咕嚕咕嚕」肚子里傳來聲音,可以說是很不優雅了。

但是她也管不了那麼多,橫豎房裡只有自己與婢女兩人,吃就是了。

她走幾步坐在桌前,吃了幾塊糕點,自顧自的配着茶水,好不自在。

民以食為天,萬事都要填飽了肚子再說。

一刻後,姜應棠吃的有些脹肚,不是她想這樣,是王府里的東西太好吃了。

簡簡單單的糕點,都這麼好吃,那正餐得啥味道啊?

碧珠見她這樣不上心,有些不安,說道,「姑娘,您怎還有心情吃呀,今後可怎麼辦吶。」

姜應棠聞言摸了摸圓鼓鼓的肚子,沖碧珠笑笑,「別怕,都是人,有什麼好怕的。」

「可是外頭都說肅王喜怒無常。」

姜應棠轉念一想,自己差點就忘了,是都說他性情暴戾,喜怒無常,心狠手辣,可是不曾聽說他草菅人命啊。

在原主的記憶里,也沒有搜尋到任何關於肅王拿人出氣或是冤枉人的記憶。

那些傳言也都是傳言,真有那麼多人與他接觸過嗎,那些人又如何知道他的脾氣?

說不準都是以訛傳訛,瞎說的呢?一切還是要眼見為實比較好。

想通這點,姜應棠突然覺得不那麼害怕了,肅王他,人應當是不壞的。

她看了眼惴惴不安的碧珠,柔聲道,「傳言是傳言,不可都當真的。」

「那我問你,外頭都是怎麼說你姑娘我的?」

碧珠一怔,想了想,道,「外頭都說鎮國將軍府的二姑娘貌丑不堪,嗚嗚嗚。」

說著就又哭了,碧珠替自家小姐感到不平,憑什麼這麼說小姐。

「誒誒誒,你怎麼又哭了!」

姜應棠伸手擦擦碧珠的眼淚,勸道,「你看,外頭的傳言是不是假的,她們說我貌丑不堪,可是你看我。」

她捧住碧珠的臉,正視自己,「看我這張臉,難道不是傾國傾城?」

「噗嗤」碧珠被逗得笑出聲,「姑娘,哪裡有人這樣誇自己的。」

見碧珠不哭了,姜應棠也淺淺一笑,明艷動人的笑臉,饒是碧珠從小看到大都晃了眼。

「碧珠,我與你說,就你家姑娘我這樣的臉,也就是我不出門子,要是出了門子,愛慕我的書信都能收一沓。」

她說的是實話,真不是吹牛,這張臉,換了在現代,肯定是會被搭訕要微信的程度,開局嫁人,但是臉好啊,老天待她也是可以的。。

「哎呀姑娘,你……你……」碧珠被自己小姐的話臊得接不上話,真是羞死人了。

碧珠的反應給姜應棠看樂了,又準備開始逗她。

……